編輯推薦

難道硬奇幻已經不行了嗎!?(2)》
作者:月亮熊
插畫:Capura.L

 

★2015角川華文輕小說大賞銀賞續作登場!!
★天馬行空的輕小說國度vs.實事求是的硬奇幻世界,關鍵就隱藏在這間學校的七大不可思議傳說中!?
★由知名插畫家Capura.L擔綱繪製萌度滿點的彩色及黑白插圖!


★內容試閱                                                                                                                                                                               

 



Chapter1 魔法到底是什麼啊啊啊──


「我們都知道魔法分成這幾種類型,光、闇、水、風、地與火。不同的種族與性格,擅長的魔法類型也不同……」
講台上,導師認真地講解課程,台下的學生雖然安靜,卻也瀰漫著一股強烈的倦意。
我晃著手中的羽毛筆,盯著桌上的羊皮紙發愣。
和往常完全不同的教室,明亮的空間、乾淨的氣味、導師親切的嗓音,全都是我以前就學時從未體驗過的事。
還有,最重要的──關於學習魔法的課程。
似乎也只有我一個人期待這堂課程。
因為除了我之外,其他人早就學會如何施展魔法了。
雖然在打冰龍的時候,我憑著氣勢成功施放出大型魔法,但在那之後還是無法穩定地使用法術。
艾莉兒說,或許是因為我還缺一道訂下契約的最後步驟。
於是,與妖精訂下契約,穩定使用這個世界的魔法,成為了我首要的目標。
和其他穿著光鮮亮麗的學生不同,剛來到這片陌生土地的我,依然披著一件能夠遮住全身的長斗篷,頭髮隨性地紮了起來,坐在靠窗的最後一排位置旁聽課程。
當那公式化的開場白終於要結束之際,我豎起耳朵,打算仔細學習這個世界的魔法之道……
「咳,那麼,因為魔法大家基本上都學習得差不多了──」
嗯?
「總之就是那樣吧?法術就是唰地咻地一下就出來了,什麼的。」
呃……這課程內容是不是有點怪怪的?
「會了的東西就是會了,所以自然就會了,之類的。」
──之類什麼啊?不要開場白結束之後就開始胡言亂語啦!這裡還有人在認真聽課好嗎。
「倒是昨天在酒館遇到的女歌手很不錯呢~~歌聲好,臉蛋也不錯,能和她認識的感覺實在好幸福啊~~~~~~」
……別聊起來啊!雖然很好奇和女歌手邂逅的細節,但是相比之下,光之大陸使用的魔法原理到底是什麼,我更想知道啊!
「──以上是我喝醉後,獨自從暗巷走回家時產生的幻覺。沒錯,老師目前還是單身哦!充滿了魅力對吧!」
──原來是幻覺,也太悲傷了吧?還有不要在這裡徵女友,會犯罪的。
「嗯……總之,魔法這種東西呢,一邊生活一邊體驗就行了,實在沒什麼好教的,所以請大家享受青春,盡情地分手吧!以上。」
然後,講台上的導師離開了。
「啊,真是的,總算結束了,老師今天的課程還真久耶。」
「對啊,魔法不就是那樣而已嘛,居然花這麼多時間說明,真的很討厭呢。」
「這種大家都會的東西還特地開課,根本就像是在教我們怎麼吃飯喝水。」
「我還比較期待在家政課做點心。」
「對嘛對嘛,烤餅乾比魔法難多了!」
我身旁的同學們像是終於獲得解脫似的,有說有笑地離開了。
整間教室只剩下我孤單又錯愕的身影。
我放下羽毛筆,桌上的羊皮紙本該寫滿筆記,現在上面卻連一個字都沒有。
我握緊拳頭,臉頰幾乎貼在桌面上。
所、以、說──
「你們口中的魔法到底是什麼啊啊啊────────!」
在空無一人的教室裡,我崩潰大叫。

§

一星期前──
離開矮人的鐵之都後,我和維拉為了尋找其他回家的辦法,決定接受艾莉兒的邀請,來到熱愛學習魔法的人類首都,「月之國」。
不過這裡和我想像中的景色有些不同──
石板街道整潔乾淨,磚製房屋呈現溫暖的色調,就連人們的穿著也完整如新。
明明是商店與攤販林立的街道,給人的感覺卻異常地明亮寬敞,不管走到哪兒都像是受過祝福的殿堂,被陽光包覆其中。
我和維拉驚奇地打量四周的景象。
雖然維拉嘴上沒說什麼,但我知道她內心的震撼絕對不亞於我。
「這裡簡直和精靈的都市一樣美麗呢……」
「不准說出那個字眼,我光是聽見就渾身發毛!」
維拉立刻睜著大眼瞪我。
呃,我差點忘了,在黑水大陸,矮人與精靈族永遠是水火不容的兩派勢力。
不過,精靈對人類也沒什麼好感。
還有,矮人對人類也沒有比較好……
其實,人類跟人類也……
………………咦?
「羅丹,你怎麼啦?表情突然變得像在弔喪似的。」
「……我只是覺得,我們世界裡唯一沒有種族隔閡的地方,大概只剩亂葬崗了吧。」
「才不會呢,咱們矮人很和平的,都是那群死精靈和獸人和人類先挑起戰爭的啦。」
「坐在打架王寶座上的矮人,說自己崇尚和平會不會太不要臉了?」
「真神在上,只要不惹我們,我們也不會拿武器殺你全家。這很和平吧?」
我突然覺得自己和維拉是同伴真是太好了。
「啊……抱歉,打斷你們的對話。雖然有點麻煩,不過……請讓我替羅丹法師大人與小維拉介紹一下環境吧……」
艾莉兒無精打彩的聲音幽幽傳來。
「那個『羅丹法師大人』是怎麼回事啊?」
「不就是那麼回事嘛?啊,抱歉……一時間要切換成敬語還有些生澀,總之接下來的日子也請羅丹前輩多多指教了,敬啟。」
「妳的敬語用法完全亂成一團了啊!明明前些日子妳根本沒對我客氣過吧?」
而且,我發現她甚至連看都沒看我一眼,刻意得過於明顯了。
我和她的視線就像是互斥的磁鐵一樣,與其說無法產生任何交集,不如說根本就是故意閃避。
「因為……唉呀,這您就別在意了。總之,前輩感覺怎麼樣呢?還喜歡我們的國家嗎?」
「妳的聲音完全沒有起伏了喂……真的沒問題嗎?」
「沒問題沒問題,精神百倍的唷──如果您願意換回女裝的話。」
臉依然向著別處的她,露出了「唉呀~真是不小心說出了心聲」的無辜表情。
──原因果然出在這裡。
來到首都之後,我第一件做的事就是衝進商店,換下那套可笑的粉紅少女蓬蓬裙。
原本我還打算直接用劍把長髮砍掉,艾莉兒卻崩潰地大哭起來,甚至發出「如果你打算連我的夢想都一起剪掉,我就要以第三王女的身分正式與你斷絕關係哦嗚嗚嗚!」的嚴正宣言。
雖然我不知道她為什麼要把夢想放在這種事情上,但最後我還是只能先紮起來,結束這場差點危及我和她之間情誼的剪髮糾紛。
沒想到艾莉兒一路上仍不放過我,拚命哭著求我換回女裝,甚至拿著裙子不斷在我身邊晃來晃去,以為這樣就能說服我體會女裝的美好。
不過她似乎漸漸感受到我的強烈決心,於是從原本的苦苦哀求,開始變成現在這副模樣,以臉色表達她內心的抗議。
但這點小事完全不影響我換回男裝的激動心情。
……仔細回想起來,自從我穿越到這個世界以後,還沒正式穿過一次男裝啊!
先是法袍破爛又不合身只好換掉,再來是被艾莉兒硬換上一點也不居家的居家性感套裝,最後則是為了去打魔王,不得不換上女勇者遺留下來的裝備──
不就是因為如此,才會搞得我心中充滿對女裝的恐懼嗎?
我難得的穿越難道只剩下這種回憶了嗎?
再這樣下去,我都快懷疑自己雙腿間的那東西是幻覺了啊!
所以即使艾莉兒再怎麼難過,我也不會理會她的無理要求!絕對不會!
「所以怎麼樣呢?尊貴的穿越者還滿意我們的國家嗎?」
來了,就是這種態度。
「是啊。不愧是人類的首都,走到哪裡都光鮮亮麗呢。」
我故意無視艾莉兒賭氣的敬語,老實說出自己的想法。
「光鮮亮麗?唔,不過在我們的大陸上,多數的城鎮都是像這樣的唷。」
「咦?真的嗎?」
我驚訝地看著商人臉上親切熱情的笑容,可以明顯感受到城市的愉悅氛圍。
相比之下,黑水大陸與這裡實在差異太大了。
我們的城市要維持這樣的亮麗是十分困難的。
地上永遠有清不完的馬糞、垃圾與嘔吐物;頂著一頭油膩亂髮的旅行者,抱怨凹凸不平的地面老是積水生蚊。
陰雨連綿的日子遠比暖陽高照的時間來得多;屍臭的氣味掩蓋了我們對花香的記憶;酷刑與課稅把人民壓得喘不過氣來;每個旅行商人臉上的表情,強顏歡笑總是多於發自內心的快樂。
愉快的時光對貴族來說,像市集垃圾般俯拾皆是。
然而對百姓而言,笑容卻是珍貴不可多得的禮物。
想到這裡,我才頓時明白──紛爭戰亂不止的國家,以及鮮少經歷大型戰爭、整潔有序的國家──不就是這樣嗎?這就是黑水大陸與光之大陸的真正差異所在。
「……有點羨慕呢。」
「什麼?」
「不,沒事。對了,艾莉兒,妳說要帶我們去魔法學校對吧?還有很長一段路嗎?」
聽見我的問題後,艾莉兒臉上的笑意更深了,那表情讓我的心跳不由得漏了幾拍。
唉,如果她不會老是對我穿女裝的模樣狂流鼻血該有多好?
「其實我們早就已經到了。」
「咦?」
我立刻環顧四周。
然而除了民房、市集與擠滿人潮的廣場,沒有任何一棟建築物看起來像是學校。
「你們注意到了嗎?」
「那個……我不大明白。」
「好的,尊貴的穿越者大人,誠如兩位所見,我們人類的校園本身就是一座城市。」
「嗯,如我所料……等等!妳說什麼?反了吧!」
「我就知道兩位至高無上的穿越者大人會驚訝。沒錯,為了居民方便,無論是交通、娛樂、飲食,還是各種產業及政治體系,全都囊括在這座學園當中囉!」
「一直用敬語真的很煩耶。還有,妳剛剛說了政治體系對吧?」
「畢竟是學園都市嘛。」
「這根本完全本末倒置了嘛!意義何在?」
「咦?什麼?你們在說什麼?所以這裡到底有沒有酒?」
我身旁的維拉兩眼發直,看來從剛才的話題開始她就放空得十分明顯。
凡是超過殺敵與喝酒以外的討論範疇,她就很容易會變成這副模樣……然後開始找酒喝。
「我想兩位還是別想太多,只要入境隨俗地生活就好囉!」
艾莉兒果然習慣了我們的反應,她並沒有生氣,也不打算向我解釋,而是拿出一張臨時入學申請表。
我看著上面為穿越者設計好的入學表格,頓時感到頭暈目眩。
「等等,妳該不會是想要……」
「想要請兩位尊貴的穿越者辦理入──」
「我才不要!」
「有啤酒喝到飽哦。」
「那我要!」
「不愧是小維拉,真是乖孩子。來吧,在右下角這裡蓋個手印就行囉。」
「嘿咻,我蓋!」
「天殺的矮人,妳好歹也看一下內容啊啊啊啊啊啊!」
「好,小維拉的手續沒問題了。接著只剩下……」
「我才不要!艾莉兒,我已經表達得很清楚了,我──」
「剩下這位英俊挺拔的羅丹.利希德先生。」
「──我蓋好了。入學吧。」

§

於是現在──
我終於發覺自己根本是被詐騙了,這就是所謂的鬼迷心竅吧。
離開教室後,我拿著課表左轉右繞,準備前往下一個上課地點。
「接下來是……有了,體育……體育課、家政課、基礎語文、基礎數理、基礎魔法戰鬥……呃,就這樣?沒有更多學習魔法的課程嗎?」
難道是因為這個國家的魔法如此氾濫,才不需要嚴謹的學習嗎?
自從穿越來到這裡,我發現光之大陸到處都散發著「千萬不要太深究」的微妙氣氛。認真就輸了,絕對是這樣。
而在人類的首都待了幾天後,我總算搞清楚這座城市的結構了。
這個城市是以學校為中心,衍生出各種生活機能的機構,而「校長」便是艾莉兒的父親,也就是人類的一國之君──艾伯特.奧德里奇杰阿爾。
「為了讓穿越者快速進入狀況,進入規矩明確的學校體制生活是最輕鬆簡單的方法哦。」當時艾莉兒是這麼說的。
但現在的我只覺得她擺明就是在唬人啊!種種超出理解範圍的狀況讓我對於未來充滿了恐慌。
比方說,我只是外表看起來很年輕,為什麼還要跟一群年輕人上課?
比方說,為什麼女性都喜歡穿著迷你百褶短裙──啊,這點其實還不錯啦。
還有……
「等等,不能再想了!接下來要去廣場,廣場。」
我趕緊逼自己恢復冷靜,隨即抬頭張望四周,打量這裡的景色。
陽光透過玻璃窗戶灑落在走廊上,優美的長廊以石材與木頭打造,乍看之下有點像黑水大陸的城堡或莊園,而且意外地舒適。
走廊上那些學生歡笑交談的模樣,不禁讓我聯想起以前在學時的單純時光。
心無旁騖地學習或是抗拒學習、上課或是翹課、認識朋友或是捉弄朋友……就算日子再怎麼難過,至少仍有一處所在,能讓我們遠離那些真正沉重的事物,盡情地享受青春。
那或許是我在黑水大陸中,少數回想起來時還會感到愉悅的記憶。
我邊想邊來到樓梯口旁,突然發現自己似乎撞見了尷尬的場面。
三、四名人類女孩正背對著我,圍著一名金髮少女。
「喂,我在叫妳呢!半精靈。」
「她竟然嚇到說不出話來耶,我看是裝的吧?」
「連回話都不會嗎?幹嘛啊?我們又不會揍妳。」
「──啊,但是除此之外會發生什麼事,就無法保證囉。」
接下來是一陣此起彼落的尖銳笑聲。見金髮少女毫無反抗,那幾名女孩挑釁得更厲害了。
仔細一看,我才發現那名少女有著尖尖小小的耳朵,皮膚也較一般人白皙,不但有著一頭及肩的金髮,瀏海甚至完全遮住其中一側的臉龐。
真是意外……我還以為這座學校只有人類呢,原來還有其他種族啊?
少女之所以被稱作半精靈,多半是精靈混血兒的緣故吧?說不定是混了人類的血緣。
唔……看來不管在哪個世界,都會有這種事情發生啊。
我站在那裡偷看著,一邊思考自己該不該出面阻止。
「請、請、請、請讓我、讓我走吧。」
被孤立在牆角的金髮半精靈少女終於艱澀地開了口。
「原來妳也會講話嘛!那可以請妳解釋一下,為什麼我的男友會被妳搶走呢?」
「我、我、沒有、我──」
「還敢狡辯?不愧是半精靈,雜種的孩子連男人都只會用偷的!」
「嗚、不、不、不是、沒有、嗚、沒有。」
「說謊的騙子就該接受懲罰!」
「妳、妳、妳們想要、做什麼……」
「──在裙子下再套一件運動褲之刑!」
「唔、哇、不要、好悶熱、啊!」
「而且褲子還附有放屁聲魔法,以後只要妳坐下就會發出放屁聲!怎麼樣?只要讓妳魅力大減,妳就再也不能搶別人的男友了!」
「那、那、那我、脫掉褲子不就、不就好了……」
「……妳很囂張嘛,竟然還敢違逆我。」
「我只是、只是問問。」
「看來不使出『戴上搞笑眼鏡上課之刑』或是『把百褶裙改成超難看長裙之刑』,妳是不會乖乖就範了!」
「不、請、請不要、這樣!」
聽到這裡,我忍不住走下樓梯,出現在她們身後。
「啊~找到了!原來妳在這裡啊,魔法課老師找妳找很久了哦!不好意思,借過一下好嗎?我還得帶這位同學去找老師呢,對吧?」
我若無其事地朝那名金髮半精靈打了個招呼。
「咦、咦?同、同、同、同學?」
「對啊,我們不是同學嗎?走吧走吧。」
我輕輕一笑,拍著那名半精靈的肩膀,作勢要帶她離開。
帶頭的人類女孩立刻擋住我的去路,瞇起眼冷冷瞪著我。
「你是誰啊?沒看到我們還在討論正事嗎?」
「抱歉,我們的魔法老師有極度嚴重的酒癮與幻覺症狀,而且不知道什麼時候會突然對年輕異性表現出高度興趣。如果不在時限內滿足他的要求,他很可能會犯下重罪。」
「要、要要、什麼要求?」
「幫忙整理學生作業的要求。」
「原、原、原來如此……」
「所以囉!為了拯救全世界的未成年女學生,告辭囉,各位美麗的小姐。」
我禮貌地鞠了個躬,然後繞過那名擋在面前的女孩,順利帶著半精靈離開了。
半精靈女孩困惑地跟在我身後,直到我們來到一樓大廳、確認那群人沒再跟上來之後,我才鬆了一口氣。
我轉頭看著那名半精靈。
「沒事吧?」
「沒、沒、沒事。」
「嗯,那就好,我先走了。」
「咦?可、可是老、老、老師的要求呢?」
「那是騙人的。還有,那件運動褲妳還是快點脫掉吧。」
「就在、這裡?在你、在你面前脫嗎?」
「……妳為什麼要用驚恐的眼神看我,好像我才是那個魔法課老師一樣?當然是去廁所脫啊,妳在說什麼?」
「對、對不起、我很笨……」
「沒關係,那些把妳圍住的人更笨。」
「咦?」
「她們根本不知道『把百褶裙改成超難看長裙之刑』會讓『在裙子下再套一件運動褲之刑』失去意義。裙子太長的話,根本不會注意到底下的運動褲啊。」
「對、對耶。」
「對吧?」
「嗯、嗯、對。」
她垂下頭,總算露出一抹淺淺的微笑。
而我看著那道笑容,就這樣停止了對話。
意外的,她是個很適合笑的女孩。
「可、可是、放屁聲的問題、還是沒有、沒有解決啊。」
「…………啊,對哦。」
話說回來,脫掉就能解決的事情根本不用煩惱那麼多。
就在我覺得這個脫衣的話題該停止的時候,艾莉兒惱人的聲音適時出現了。
「──尊貴無上的穿越者大人,總算找到你了。來,請跟我走一趟吧!」
「……明明幾天不見,但光聽到妳的聲音我的火氣就上來了。」
「唉呀,法師大人,您那種小心眼的脾氣怎樣都好吧。」
「我最不想從妳口中聽到這種話!」
「總之先來吧,小維拉也已經在等您囉。」
「什麼?喂──」
我再回頭一看,才發現那名半精靈女孩已經不見了。
奇怪,精靈的腳程有這麼快嗎?這裡可是寬廣的一樓大廳耶。
我困惑地抓了抓頭,轉身跟著艾莉兒離開大聽,往另一側樓梯走去。
望著艾莉兒的背影,那水藍色的長髮輕易地勾住了我的目光;隨著她優雅的步伐,髮尾也甩出獨特的韻律。
不愧是王室的人,只要不開口,她的舉止確實散發出高貴又自信的光輝。
只要不開口的話──
「偉大的法師大人,可以請您別靠我這麼近嗎?」
高貴又自信的第三王女,在一片沉默下開口說話了。
而且一開口就是這麼惱人的要求!明明我已經離她起碼有五步以外的距離了。
「我說啊,妳最近的態度變得很奇怪哦。」
「嗯嗯,呵呵,是這樣嗎?」
「我穿上男裝,對妳的打擊真的有那麼大嗎?」
「……沒有穿上女裝的法師大人,一點魅力都沒有。」
「妳完全無視我身為男人對自尊心的基本需求,以及自我性別認同的重要性了吧?」
「男裝的羅丹,就跟在裙子底下套了件運動褲、外加穿著吊帶絲襪一樣,既沒有意義更沒有存在必要。」
「我已經連一雙襪子都不如了嗎?好歹我們還曾經──」
──曾經接吻過哦?
雖然很想這樣說,但這句話由我提出來也未免太難堪了。而且時機點似乎不太對。
畢竟照現在的情勢看來……難道在冰龍面前的那個吻,只是因為那時的我打扮很可愛?
萬一艾莉兒真的這麼承認了,我該做何反應啊?
仔細想想,我和她到底之間的關係,不但沒有因為那個吻變得親近,反而因為我換下女裝而隨之破碎了,這是怎麼回事啊?
可惡!一但思考起來就反而更加在意,不過我若是繼續談下去,感覺氣氛只會變得更尷尬。到底是應該婉轉地切入這個話題好呢?或是就當作什麼都沒說過,把話題繞開呢?
「你想說的是,我們曾經接吻過嗎?」
「……………………」
「你想說的是,我們曾經接吻過嗎?」
「嗯、呃──是的。大概,沒錯。」
結果竟然是艾莉兒先說了。
而且她還怕我沒聽清楚,自以為貼心地重複了一次。
──不愧是「怎樣都好吧」王女,完全沒在看氣氛!我完全輸了!
「我再確認一次,你真正想問的,是那個接吻的舉動是否代表了什麼,對嗎?」
她轉過頭來,以一種我無法解釋的認真表情望著我。
「嗯……」
「我覺得,你是個好人哦,法師大人。」
「嗯……咦?這是什麼結論?」
「這是我發自內心的感想。雖然一開始我們的相遇有些誤會,不過法師大人其實比您自己以為的還要善良──雖然說話總是很毒舌、反駁或怒罵我的時候總是不遺餘力、鬧彆扭的時候也超難安撫的,害我好幾次都想直接把法師大人埋在雪山裡算了。」
「雖然無法理解妳對善良的定義,但我肯定妳當時的心態絕對不是善良的。」
「唉呀,那個時候是在氣頭上嘛,畢竟一直被你凶,感覺好像被你討厭了。不過,後來我重新想了想,法師大人『當時』長得很可愛啊。或許是因為太可愛,那些討厭的行為舉止,也就相對地讓人容易原諒了吧。」
「等等,妳在講什麼?」
「後來討伐冰龍的時候,你不是哭了嗎?哭著跟我坦誠了一些話,於是我忍不住在心裡吶喊:『這是什麼表情啊,根本超可愛的嘛!早點這樣不就好了嗎?』就這樣怦然心動了。」
「…………」
「所以那個吻呢──」
「……別說了……」
「都是因為那樣的羅丹太可愛了,無論是打扮也好、長相也好、紅著臉一邊哭泣,一邊向我坦率說出心聲的模樣也好,怎麼看都很可愛!如果是這樣的女孩子的話,娶一百個也沒有問題啊~~當時的我大概就是懷著這種衝動,忍不住親下去了吧。」
「……別再……說了。」
「不,我一定要說!真的是因為很可愛才親下去的唷!羅丹含淚的真情表白,我怎麼可能不心動呢?開關一不小心就被觸動啦!真的好棒啊~~~~~~~」
「妳的……」
「什麼?」
「……鼻血。」
「啊!抱歉,談到過往美好的回憶,忍不住就興奮起來了。總之,法師大人,讓你誤會我喜歡你,真是不好意思呢,畢竟我對於目前作男性打扮的您──一點、興趣、也沒有哦!」
她以愉快的語氣做出結論,好像這樣的結果對兩人而言都是皆大歡喜。
而我……我竟然連生氣都辦不到了。
畢竟她都表明「我就是看你跟女生一樣可愛才親你」了,我還能說什麼?
不管是內在精神還是外在裝扮,從裡到外都被艾莉兒抹煞了男性象徵的我,究竟還在對這個世界期待什麼?還在對艾莉兒期待什麼?
打從一開始就無法理解嘛……不管是這個世界,還是眼前的女人。
感覺原本對這個世界產生的些許好感,現在完全被摧毀了!我受夠了!
「法師大人,您還好嗎?感覺你兩眼發直了呢。」
「我想回家,我從來沒有這麼想回家過。如果憤怒與絕望可以化為力量,我現在大概可以一口氣穿越三個世界吧?」
「這樣不是很好嗎?憑著這股氣勢絕對可以成功的!我現在也是為了幫助你們回家,好不容易才說服父王成立社團哦!」
「社團?」
「你們的世界有這種用詞嗎?簡單來說,就是學生們基於喜好與興趣所組成的活動團體,可以使用學校提供的資源與場地。」
「聽起來有點像兄弟會……所以妳動用妳的權力成立了一個社團?」
「是的,我成立了一個『回家社』。」
「……這取名方式還真是直白。」
「不錯吧?雖然現在的您一點都不可愛,只是個講話討厭又不肯穿女裝的法師,但我們好歹還是夥伴。既然是夥伴,為了小維拉,當然還是要努力幫助你們囉。」
「謝謝妳哦,竟然不得不跟我成為夥伴,真是難為妳了呢。」
搞什麼?結果維拉在她心中的地位大幅提升,我反而成為附屬品了嗎?
這種態度的轉變與落差,雖然不至於讓我覺得遺憾,但被貶低的感覺仍令人不悅。
「而且小維拉她……果然還是需要法師大人來制服才行。」
「維拉?她怎麼了!是水土不服嗎?還是睡在大街上阻礙交通了?喝醉亂砍路人了?還是不小心吵架打死人了?或是喝醉後打死路人還睡在大街上了?」
「那些例子也太誇張了吧!」
「那是因為妳還不懂維拉的可怕啦!她到底怎麼了?」
「為了幫助你們找回魔法,我找了首都裡能力最好的精靈法師……」
「──妳、說、什、麼?」
「我說,法師……」
「不,不對!妳剛剛說了『精靈』對吧!這是非常嚴重的問題啊!」
「可是精靈的個性都很好啊,我不知道為什麼維拉會……」

「──啊!該死的臭精靈!我要宰了妳!」


, ,
創作者介紹

原力Blog

台灣角川原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路人
  • 故事很有趣,祝長銷。請問貴公司今年還會再辦輕小說新人王這樣的比賽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