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道硬奇幻已經不行了嗎!?(3)》
作者:月亮熊
插畫:Capura.L

 

2015角川華文輕小說大賞銀賞續作精彩完結篇!!

★「你想回到哪個世界呢?」當獸人傭兵統統變成貓耳少女()文化衝突帶來的是無盡的戰爭還是理想的和平?

★隨書附錄由知名插畫家Capura.L所繪製、萌度滿點的豪華拉頁海報!
 
 

 

 

 

★內容試閱                                                                                                                                                                               

 

 

 

Chapter1 如果那樣會讓我成為魔王呢?

 

 

「羅丹!」

「聽得見嗎?」

「振作一點,給我活下來!混帳!」

是維拉的聲音嗎?

我感覺自己泡在海水裡。

意識浮浮沉沉,世界彷彿離我好遙遠。

──好冷。

好像有雨水落在我的身上,周圍的風吹得我頭好痛。

──身體好冷。

「快醒過來!」

那聲怒吼越來越清晰,宛若一雙有力的手,將我從黑暗的水底撈了上來。

在我大力吸氣的瞬間,冰冷的空氣猛然灌入體內,我立刻睜開眼,發出短促的呼喊。

天空在我頭頂傾瀉而過。我隨手向身旁一摸,發現自己躺在冰冷又寬闊的物體上。

我仔細一看,才發現那些都是由冰組成的半透明龍鱗。

而璐西安跪坐在地上,雙手施展著風屬性的魔法,替我們張開一道防護罩。

她的頭髮凌亂無比,身上的斗篷沾著血跡,臉上也掛著淚水,手中卻沒有停止魔法的動作。

「我、嗚、我、我不行、不行了、嗚嗚嗚……」

「給我撐著點,半精靈!妳如果想讓大家都活命,就不要鬆懈下來!」

「嗚、嗚嗚、嗚嗚、妳、妳好凶……」

「對,我說話就是這樣不客氣,妳儘管怕吧。但別忘記大家都得靠妳才行!」

「嗚嗚嗚……」

我驚訝地聽著她們的對話,隨即重新環顧四周──

一條巨龍正振翅飛翔,而我們正身處於牠的寬闊背上。

底下是一望無際的森林,在陽光下看起來寧靜又美麗,毫無半點戰火蔓延的跡象。這感覺太不真實了。

在失去意識之前,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身體好痛,感覺記憶有些混亂……

帝國的士兵入侵、領導他們作戰的白髮女法師、被摧毀的月之國。

還有,最重要的──

我猛然爬起身來,任憑陣陣冷汗浸濕了胸口。

「羅丹,你別那麼快起來,再休息一下吧。」

「他們……殺了艾莉兒……」

我沙啞地說。

「……我想也是,那些狗娘養的畜牲。」

維拉粗魯地罵了一聲。

「維拉,這是怎麼回事?我們為什麼在龍背上?」

「真神在上。冰龍逃出監牢找到了我們,帶著我們飛走了。」

「那……其他……其他逃難的人呢?」

「我只想著要帶走你們,其他人的狀況就不清楚了。」

維拉一派輕鬆地向我解釋。但或許是怕我擔心吧,她馬上又補了一句:

「不過多虧你製造的霧,帝國軍馬上就迷失方向了,所以我想……傷亡還不至於太大吧。」

「是嗎……」

我垂下頭,思考維拉所說的話。

雖然阻止了傷亡的擴大,但是待在學校裡的人呢?

那些被殺害的學生、從窗戶被丟下來的人……還有,納南亞難道也──

「嗚──!」

「羅丹!」

我摀著嘴乾嘔起來。在維拉的攙扶下,我顫抖著雙手,勉強擠出沙啞的聲音。

「艾莉兒……呢?」

「在這裡。我負責治療你和艾莉兒,而半精靈姑娘則負責維持防護罩,讓我們可以穩穩地坐在冰龍背上。」

我這才注意到艾莉兒就躺在維拉的身後。

我向她靠近一些,只見她被璐西安的斗篷包著,呼吸淺而規律。

她還活著!

我鬆了一口氣,伸手觸碰她仍留有溫度的臉頰。喉嚨上的傷口已經癒合,細緻的肌膚完好如初,讓她看起來就像是睡著了一樣。

太好了,她還活著……

「她的傷口是復元了,但意識完全沒有清醒的跡象。抱歉,我已經用盡力氣了。」

或許是察覺到我的想法,維拉語氣遺憾地在我身後悄聲說道。

「──什麼意思?」

我的指尖頓時停下動作。

「當時我找到你們時,你只是大量失血,艾莉兒卻已經失去意識了。我試著讓她的肉體恢復到最佳狀態,不過怎樣都沒辦法喚醒她……我實在是束手無策了。」

「我……不懂,這是什麼意思?她不是正在呼吸嗎?」

維拉雙手交疊起來,困擾地皺起粗眉,彷彿不知道該如何說明才能讓我理解。

「用我們世界的概念來說,她的靈魂已經不在了。」

我茫然地聽著,感覺各種情緒在體內崩解。

「羅丹,你明白的吧?她不會醒來、也不會活動,更別提思考或回應了。再這樣下去,我沒辦法幫她一直維持身體的狀態……我們得『做出決定』。」

「──別說了。」

「羅丹,我是認真的。」

「別說了!至少現在不要,拜託妳。」

「…………」

我低著頭,伸手撫過艾莉兒的眼角,上頭留有淺淺的淚痕,刻印著她為我傷心的證據。

我顫抖地抓起她的手,試著感受她身上傳來的脈動。

她的睡臉看起來好平靜,表情就像是不曾遭遇過那些苦難。

──是我的錯。

──會發生這些事,全都是我的錯。

我不但對芬恩的偽裝鬆懈大意,甚至天真地想讓每個人都得到幫助,才會招致這樣的結果。

是我的錯。愚昧無知的善行,遠比惡意來得傷人,我不是早該理解這點的嗎?

我沒有辦法保護艾莉兒,也保護不了那些已經被殺死的人。

所以,就這樣了嗎?

艾莉兒不顧一切跑回來救我,結果卻是這樣的結局嗎?

「……哈哈。」

「羅丹?」

「哈哈哈哈!」

「你、你還好嗎?」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先是仰頭大笑起來,然後又笑得彎低了腰,將臉埋在艾莉兒的髮絲間。

肚子抽痛著,身體顫抖著,嘴角也隱隱發痠。

但我就是停不下來地想要發笑。

「喂!你──你笑屁啊?有什麼好笑的?喂!羅丹!」

維拉的聲音滿是驚恐。

也是啦,她看過我哭、看過我痛苦,卻從來沒看過我會在這種時候大笑。

可是如果不笑的話,我好像也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殺戮、鬥爭、強暴、貧窮與饑餓……這些殘酷的戲碼,無時無刻出現在黑水大陸的角落。

而我總是對艾莉兒生氣、對月之國生氣、對自己莫名其妙的女裝打扮生氣,好像沒有什麼比這些事情來得更可笑、更荒謬。

然而最可笑荒謬的,卻是我自己的世界。

直到黑水大陸的人們染指這片土地以後,我才終於察覺到這件事。

 

──「你為了活在自己的理想,已經作夢太久了。」

 

芬恩說的那句話,我竟然完全無法反駁。

是啊,我為什麼沒有早點醒來呢?

「嗚、怎麼、嗚、羅、羅丹的表情、好可怕──」

冰龍的身軀突然在這時劇烈震動了一下。

「咦!怎麼回事?」

「好、好像是高、高、高度……下降、下降了。」

「原來如此,大概是冰龍累了吧,畢竟牠也飛了很遠嘛。」

望著逐漸與我們拉近距離的森林,維拉喃喃說著。

「嗚、嗚嗚、我、我也、快不行了……」

「唉……休息一下吧,看來大家都需要整理一下心情。」

維拉用手肘輕輕頂我,似乎是想要我說些什麼,但我完全不想回應她們的聲音。

然後,冰龍龐大的身子在森林中的一處平原停了下來。

 

§

 

當冰龍停下來後,為了方便行動,她重新變回人類的模樣。

除了外貌與艾莉兒相似之外,她背後的那條冰尾巴實在很引人注目。

「跟、跟、跟王女、好像。」

璐西安有些驚訝地說。

「對啊,這也是我和艾莉兒一度想幹掉牠的原因之一。」

「是、因為角色、屬性重、重覆嗎?」

「……為什麼連半精靈姑娘也明白啊?這件事對你們來說真的有那麼重要嗎?」

「我、只是、只是覺得、妳把『幹掉』講得、太、太太理所當然了。」

「反正她本人也不在意吧?妳看。」

「哇啊~~飛了好久,累都累死了啦!維拉大人快幫我加薪!」

冰龍在草地上雀躍地滾來滾去。

「……這、這條龍、完全、放鬆下來了。」

「看來是這樣呢……喂,冰龍,妳到底為什麼這麼愛錢啊?」

「因為錢幣都是亮晶晶的嘛,很漂亮喔!我最喜歡亮晶晶了~~哈嘶、哈嘶!」

「流、流、流流流鼻血了──!」

「真可怕,就連流起鼻血的模樣也像得不得了……這麼一來,艾莉兒就算不復活,該不會也沒關係了吧?」

維拉冒著冷汗,語氣認真地碎念著。

「──這、這、這樣說、不好吧!」

「可是,妳不認為這樣的安排看起來就像在說:『既然都這麼相似了,那麼兩個之中只要有一個活下來就行了吧』的感覺嗎?」

「啊啊、、、、、、!」

璐西安的臉色瞬間刷白,縮起了身子不停打顫。

「哎呀,開玩笑的啦!半精靈姑娘,妳還真禁不起嚇耶。」

「那、那、那種玩笑……本來就、就不好啦!」

「幽默感是人生的調味料嘛。」

維拉聳了聳肩,轉頭朝冰龍問道:

「話說回來,妳的尾巴沒辦法收起來嗎?」

「可以啊,只是我不想收起來而已。哈哈~~果然一遠離學校就能使用魔法了呢!」

冰龍趴在草地上,尾巴一晃一晃地甩著。

「喔?所以妳現在才能變成人形嗎?」

「畢竟擬人型態也是魔法的一種啊,一旦不能使用魔法,我就會被迫還原成龍型了。還有,不要叫我冰龍,叫我艾莉兒2號!這可是羅丹主人替我取的名字呢!」

「可是這個名字叫起來實在有點尷尬……羅丹,你乾脆幫她改個名字吧?」

維拉與冰龍齊齊看向我。

靠在其中一座岩石旁休息的我,正面無表情地望著她們的互動。

艾莉兒就躺在我身前。我悄悄握住她的手,甚至不敢輕易放開。

「我倒是無所謂。」

我淡淡地說。

「是嗎?」

「反正她也不是真的艾莉兒。」

聽到我這麼說,冰龍立刻困惑地眨了眨眼,隨即開心地舉起一隻手。

「提問!艾莉兒就是那邊那個長得跟我很像的屍體嗎?」

「喂!艾莉兒沒有死好嗎,只是失去了靈魂而已。」

維拉一邊尷尬地窺探著我的臉色,一邊替我做出回答。

「也就是說,她是暫時先當屍體囉?」

「為什麼妳要一再強調『屍體』這個字眼啦!」

維拉忍不住朝冰龍翻白眼,冰龍卻爽朗地大笑出聲。

「沒關係沒關係!要我成為艾莉兒也可以唷,羅丹主人!只要有錢,我什麼都可以做!無論是扮母親、扮妹妹,就算要扮隔壁人家的妻子也行喔~~」

「……這種說法聽起來真是一點節操也沒有啊。」

「是的!為了亮晶晶的東西,艾莉兒2號會努力成為艾莉兒的!各種玩法都可以!」

聽到冰龍這樣說,我終於完全抬起頭,以沒有情感的聲音開口:

「那麼,要妳喜歡上我也行嗎?」

「「咦──?」」

維拉和璐西安同時尖叫起來。

她們完全沒料到我會提出這樣的問題,驚慌得在原地打轉,還不停發出被驚嚇的叫喊。

「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難道羅丹比較喜歡這種沒節操的玩法嗎!」

「為、為、為、為什麼──不、不懂!不懂!」

然而我不理會她們的聲音,只是冷冷地望著冰龍。

──望看著這頭與艾莉兒相似到令人生氣的冰龍。

「可以喔~~如果羅丹願意,不管要多喜歡你都行。」

冰龍揚起一抹完美的笑容,以甜美的聲音回答了我。

她跪坐在草地上,藍色的捲髮隨風飄揚。

那種笑容、那種音調,甚至連那直挺的姿態,都與真正的艾莉兒一模一樣。

看著看著,我突然用單手摀住臉孔,低聲笑了出來。

「呵呵呵……」

「羅丹主人?」

冰龍微微歪頭。

「沒什麼……我只是終於確定了一件事。」

我搖了搖頭:

「妳不可能成為她。」

我幾乎是嘆息著講出這句話。

「啊……我、我、我懂了。」

璐西安先是打量著我,接著發出恍然大悟的聲音。

沒錯,艾莉兒背負著詛咒,所以她絕對不會輕易說出自己喜歡男性的宣言。

本來就是如此──沒有人能完全取代另一個人,縱使外表再怎麼相似也一樣。

「你們在說什麼?我聽不懂。」

發現自己無法進入話題的維拉顯得有些焦躁。

「唔……王、王女和、我、說過,她身上有、有、詛咒。」

「啊?這麼嚴重的事情,我怎麼不知道?」

維拉頓時大叫出聲,對於只有自己毫不知情而感到打擊。

「如果、如果王女、喜歡上、男性、的話……聽說、國家就、就會滅亡……」

「這、這是什麼怪詛咒?一般的詛咒會有這種程度的威力嗎?不,等等……仔細想想,你們的世界跟黑水大陸實在不太一樣,就算有這種詛咒好像也不奇怪──」

維拉的震驚在維持了幾秒後,馬上就自我說服了。

「可、可是、月之國、變、變成這樣,難道說、王女其實……」

「只不過是一批帝國軍隊入侵,占領了校區,還稱不上滅國的程度吧?」

「是、是、是這樣、嗎?」

「聽起來真可怕呢……不過既然被這種詛咒纏身,好像也沒辦法了耶?哈哈哈~~」

冰龍偏頭想了想,無奈地笑了起來,一邊捧著臉頰。

那隨興的態度跟艾莉兒還真有幾分相似。

──好煩。

「……那是隨便敷衍就能解決的問題嗎?她因為重視身旁的人,不得不與其他人保持距離,這種心情妳能體會嗎?」

我忍不住帶刺地出言反駁。

然而冰龍毫無反應地坐在原地,以純淨的雙眼直望著我,臉上掛著無邪的微笑。

「嗯~~我們龍族一向是獨自生活,很少會有重視的對象呢。羅丹主人之所以會為此感到憤怒,或許是因為我無法理解你們的悲痛吧?」

冰龍搖了搖頭:

「但是,這就是我們龍族看待這個世界的方式。」

「…………!」

望著態度依然悠哉的冰龍,我下意識地握緊艾莉兒的手,身體也因為憤怒而顫抖不已。

察覺到我的怒氣有增無減,維拉連忙在此時插了話:

「艾莉兒2號,這個話題就到此結束吧。」

「遵命,維拉大人!」

朝維拉敬了個禮後,冰龍繼續在草地上滾來滾去。

「龍、龍、龍的思維、跟我們、都、都不同呢。」

「畢竟牠們不是人類嘛。那麼,羅丹,接下來你打算怎麼辦呢?」

維拉扠著腰走了過來,居高臨下地望著我。

「……我不知道。」

我的肩膀無力地垂了下來。

「居然說不知道……我們起碼得決定今後的方向吧?」

她嘆了口氣,聲音裡夾雜著一絲疲倦。

「方向?」

「當時因為情勢急迫,冰龍是隨便挑了個方向飛走的。也就是說,我們早就偏離其他人類疏散的方向了。你要回頭與人類會合嗎?還是要繼續朝這個方向前進?」

我抬起頭,愣愣地望著她,隨後無力地笑了出來。

「維拉,妳還真是冷靜呢……我現在完全無法思考這些事。」

不愧是堅忍不拔、比我見識過更多戰爭的矮人一族。

「不然我們難道要待在這裡,什麼都不做嗎?」

「不錯啊,繼續待在這裡愉快地聊天如何?就像妳們剛才那樣。」

「……你再說一次看看,羅丹.利希德。」

維拉瞇起眼,語氣中的威嚇十分明顯。

「媽的,維拉,妳們根本不知道納南雅──」

我突然噤聲不語。

她們應該不知道吧?納南雅落入帝國士兵手中的事。

看璐西安的反應就明白了,如果她知道納南雅出了事,應該不會只是這副微微害怕的模樣。

「納南雅怎樣?」

「……沒什麼。」

我不能說,至少在璐西安面前不能說。

眼下納南雅生死未卜,敵人又是手段向來殘忍的帝國軍,她的下場我實在不敢設想。

「羅、羅、羅丹放心、納南雅老師、很強的。」

「是啊,那個臭精靈就算不能用魔法,也一定是有十足把握,才會讓我們先走的吧?」

「…………」

──好煩。

無數煩躁的情緒堆疊在胸口,讓我渾身發麻,彷彿就快要爆發一般。

「還是羅丹想回到學校,把那些帝國混帳全部殺光?先說好,任何一個選擇我都奉陪到底。」

見維拉面不改色地說出這些話,我忍不住嘆了一口氣。

「妳知道我們現在回去也是死路一條吧?」

「哈!矮人族從來不怕戰死,你少侮辱我,笨蛋!」

她冷笑一聲,接著毫無遲疑地說:

「如果你想逃,那我就陪你逃到世界的盡頭;如果你想作戰,那我就和你一起戰死到最後一刻。事情就是這麼簡單。」

「……我不想思考這些事。」

「回去黑水大陸的事呢?復仇呢?」

「現在就算思考那些也沒用。我想拯救的存在已經消失了,還把這個世界給拖下水,甚至連艾莉兒也變成這副模樣……已經夠了。」

「所以你就這樣放棄了嗎?你是這種懦弱的男人嗎?」

維拉的聲音聽起來充滿挑釁。

我咬著牙,對於她的曲解感到同樣憤怒。

──她根本不明白,我不願意做出選擇的理由。

「隨便妳怎麼說,總之我現在不想浪費唇舌和妳解釋。」

「你說什麼!」

「──我、想到了!可以、去精、精靈……的城市!」

沒想到璐西安卻在此時突然插話,阻止了我和維拉間一觸即發的憤怒。

「……咦?」

「就、就是風、風之森!那、那裡有聖月水池,可以、可以、喚醒靈魂、進行復活!」

「精靈的城市?」

維拉板起了臉孔。

「我、我、我知道在哪!就、就是這個、方向!拜、拜託、我們去吧!」

她的聲音意外激動,幾乎是哀求地看著我和維拉。

「等等……璐西安,妳不是被精靈們趕出來的嗎?這樣好嗎?」

我皺起眉頭,對於她竟然主動提出這個建議感到訝異。

而且那可是精靈的城市啊,維拉不可能會答應同行的。

「我、我、我、我知、知、、、、、、」

璐西安抽著氣,連一句完整的話都說不出口。

我這才發現,她的腳顫抖得十分厲害,淚水也不斷自她臉上撲簌滑落──卻不是出於悲傷,而是因為害怕。

因為害怕精靈,害怕面對自己的過去,她的反應才會這麼激烈嗎?

即使如此,她還是試著對我們提出這個建議,以她自己的方式努力著。

「喂,我才不會去臭精靈的城市,你們別傻了!」

不出所料地,維拉果然馬上大吼起來,進入憤怒模式。

「但是、但是能、能讓王女、復活!我、我、我想去!」

「我才不會跟你們去呢!被精靈幫助,是有損矮人尊嚴的行為!」

「那我、自己、自己走!不管、不管你們、去哪、都行,我自己、自己走!」

「妳一個人拖著艾莉兒的身體嗎?半精靈,別開玩笑了!妳若是真有那個力氣,我剛剛就不用扛著她走了!」

「這不──不關妳的事。」

璐西安猛然抬頭,怒氣沖沖地瞪著維拉,大聲說著:

「就算、就算是、天涯海角、我也、也要抱著王女去!唔嗯──」

說完,她還真的伸手抓住艾莉兒的腳,努力想把她的身體抬起來,但艾莉兒的身軀依舊文風不動。

「「…………」」

望著她滿臉通紅,甚至抬到雙手顫抖發軟的模樣,我和維拉陷入了沉默。

「就算、就算、天涯海角……呼、呼……呼呼……」

「好了、好了,我們已經知道妳的決心,不用再把艾莉兒抬起來了。」

我忍不住出言安慰她。

「呼、呼……好……但我、我、不會放棄的。」

璐西安雖然鬆了一口氣,但還是努力擠出充滿堅定決心的神情。

「但妳能保證他們會幫助我們嗎?何況妳被他們排擠,會不會──」

「我、我無、所謂……而且、這攸關、人類王室、的性命。」

原來如此,璐西安果然機靈。

仔細想想,艾莉兒畢竟是一國公主,精靈再怎麼排外,應該也不會無視這點。

如此一來,艾莉兒復活的機率便提高了不少。

一想到這裡,我的心情頓時輕鬆許多。

──至少我還可以拯救她。

──就算這只是愚昧的自我滿足。

「那麼維拉,我們──」

「嘖!」

「……妳嘖什麼啊,我還沒說話吧?」

「煩死了!根本不用說啦,我已經知道結果了。」

她依然背對著我,只是頭輕輕偏了過來,怒目朝我瞪著。

糟糕,我的決定果然還是惹她生氣了嗎?

「維拉,我知道矮人一向──」

「不用說了啦!精靈城市什麼的,要去就去吧。」

「……咦?」

她乾脆的回答讓我感到十分震驚。

──以維拉過往的脾氣,我還以為自己得花上三天時間才能說服她。

還記得某次旅途的糧食不足,為了說服她吃下精靈乾糧,我不得不半哄半騙,將乾糧加在酒裡讓她吞進去。

在那之後,她不但對我們生了一星期的悶氣,還因為遷怒而用木頭大棍屠宰了一整村的哥布林,讓我們徹底見識到何謂矮人式的火爆硬脾氣。

如今的她卻這麼溫順,只掙扎了一下就答應我的要求──

我臉色鐵青,忽然有種不好的預感。

比起從傳送門過來的帝國大軍,我竟然覺得眼前看似溫順的維拉才是最恐怖的。

「所以……『銀蠟燭』維拉女士……妳真的……答應了……?」

「你那是什麼羞辱人的稱呼方式?」

「不敢,我只是──」

「哼!我說過了吧,你的決定就是我的決定。身為矮人的我既然做出這樣的承諾,當然不能反悔。」

她心不甘情不願地叨念著,小嘴又噘了起來,低聲說道:

「而且再怎麼說,艾莉兒也是我們的夥伴吧?事情就是這樣。我如果不陪著你們去精靈的城市,等於是放著艾莉兒的身體漸漸腐爛,這種事情我才做不來呢。」

「請不、不、不要講、腐爛、這種話!」

「我只是在陳述事實,笨蛋半精靈!如果不用我的法術維持她的肉體狀態,她一下子就會全身僵硬發黑唷!」

「哇、啊、啊、啊、哇啊!」

「也就是說,妳現在還能抱著那兩團軟綿綿的肉球痛哭,全都要感謝我啦!混蛋!妳就一邊對我心懷感激,一邊對著艾莉兒的胸部磨蹭吧!」

「這、這、這種、軟、什麼的……」

璐西安漲紅了整張小臉,害羞得說不出話來。

「哼!」

維拉氣嘟嘟地鼓著臉頰,轉而詢問我:

「羅丹,你能走了嗎?」

「……應該可以。」

「那好。喂!2號,妳留下來保護這個笨蛋半精靈,我和羅丹先去附近找點吃的。」

「咦~~為什麼我的名字直接被省略成2號了?」

「2號不錯啊,既能避免尷尬又很好辨認。」

「連、連羅丹主人也這麼說嗎?可是這樣的話,直接替我改名不就好了?」

「那我們出發囉!好好保護璐西安吧,2號。」

「咦咦~~~~~~真的要這樣定案了嗎?不要啦~~太難聽了吧~~!」

2號哭喪著臉向我們伸出手,但我和維拉已經走進森林內了。

有冰龍陪伴,璐西安應該挺安全的。

倒是維拉……我望著她的小臉,似乎仍帶著一抹揮之不散的怒意。

 

 

, ,
創作者介紹

原力Blog

台灣角川原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