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武器舞亂伎 咆哮-THUNDER- (1)》
作者:逸清
原作:Quadrangle

插畫:PUMP

 

★KADOKAWA x SANZIGEN 史上首創,跨國合作!日本同名動畫同步改編小說!

★《舞武器舞亂伎》發生在台灣的另一個舞武器的傳說!

 
 

 

 

 

★內容試閱                                                                                                                                                                               

 

第一章 舞武器亂舞

廣闊無際的深藍海平線上,棉絮般的雲層被夕陽染成一片橘紅。挾著鹹味的海風,吹拂著濱臨太平洋的南濱公園沙灘。

從遠方來觀光度假的遊客、下班後戴著耳機慢跑的青年、推著嬰兒車的家庭主婦三三兩兩的在沙灘旁的濱海步道上漫遊。

悠閒舒適的黃昏海景,讓來到這裡的每個人的臉上都帶著笑容。

「呼……呼……」

一名打扮與周圍人群截然不同的少女,提著沉重的大行李箱,在沙灘上向著步道艱難地走近。

「媽媽,那個姊姊好奇怪哦!」

步道上一個小男孩看到少女後對他的母親說。

少女一頭銀白色雙馬尾捲髮垂到腰間,盛開花瓣般的五彩短裙禮服,暴露度很高的緊貼在纖柔起伏的嬌軀上。

雖然裝扮成好似偶像明星的造型,但是少女──趙櫻蘭給人的感覺卻像和人打架過般狼狽,短裙下的過膝襪與花鞋都沾滿海沙。

「呼……呼……這裡是……『花蓮市』?」

趙櫻蘭喘著氣,看著步道旁「花蓮市南濱公園」的飛躍海豚塑像。

「記得……花蓮是台灣東部的海港城市……我逃離台北這麼遠了?」

為了不被追兵發現,趙櫻蘭這兩天都不敢走大馬路,只是沿著海岸邊一直走,走著走著卻沒想到已經來到花蓮。

趙櫻蘭把手上的鐵殼大行李箱放下,揉起了像石頭般僵硬的大腿。從小像大小姐般嬌生慣養的她能逃到這裡,可說已經是到達極限……不,應該說是超越極限了。

此時她忽然看到眼前的小男孩與母親手上的炸雞排,那熱騰騰的誘人的香氣,讓她餓極的胃腸忍不住──

 

咕嚕嚕——咕嚕嚕嚕嚕!

 

「媽,大姊姊的肚子會唱歌!」

「我我我……不是在唱歌啦!」

趙櫻蘭的雪白臉頰因為還的這句話而瞬間紅透。

「你這孩子,就愛亂說話!」

母親一邊斥責男孩一邊發現趙櫻蘭一直盯著自己的雞排,於是大方地把它向前遞出去。

「如果妳不介意的話,這塊雞排就請妳吃吧。」

「不行,這樣太沒禮貌了……嗚呀!」

少女搖著雙手後退,卻被行李箱絆到四腳朝天地摔倒,短裙豪爽地掀了開來,周圍的男性遊客同時歡快地發出喔的一聲。

「媽,是白色蕾絲帶鋼圈的佛羅倫斯牌限量絕版小褲褲耶!」

「為什麼你這孩子會知道得這麼清楚!」

「嗚嗚嗚嗚!好丟臉!」

趙櫻蘭快速地整好裙子,淚眼汪汪地抱起行李箱,一溜煙地向著公園出口方向跑掉。

 

     ◎

 

鋼健人覺得很煩。

為什麼會覺得很煩?

是因為頂在他頭上那沒錢再染,脫色到一半的金髮瀏海?

還是因為眼前夜市擠滿遊客,他的「賤人大雞排」卻沒人要買?

或是因為野狗咬了他不小心掉落的雞排,卻嚼了一口就吐掉,還在上面撒了泡尿?

一頭褪色金髮像海菜般糾纏在頭上,外表看來只有約十五、六歲,手背有刺青的少年鋼健人喃喃咒罵道:

「恁爸就不信沒人來買,再炸幾塊試試!」

他站在自己雞排攤的料理鐵桌前,把醃好的雞胸肉放進鐵盒裹上自己調配的炸雞粉,再用鐵夾把它放進滾燙的油槽裡油炸。

「喲!健人,你的攤子居然可以沒有客人,還真是不容易耶!」

就在此時,隔壁攤「魷夠嗆—生烤大魷魚」的胖老闆魷魚張探頭過來。

「炸雞排的時候臉那麼臭,雞排也會臭掉喲。」

「少囉嗦,烤你的魷魚去啦!」

「小瑠漣呢?她去那裡了?」

「去補習班還沒回來。」

「對喔,她都六年級啦,也該去補習了。不過既然今天沒有小瑠漣來拉客,我看你們又要最後一名啦。我等一下要點什麼酒咧?」

「滾——還不給恁爸滾回去!」

鋼健人揮舞著鐵夾把說話很嗆的魷魚張趕回去後,苦惱地看著濾油鐵網上賣不出去,快要冷掉的十幾塊炸雞排。

這個夜市有一個慣例,當晚營業額最少的一攤,要在收攤吃宵夜時請大家喝一杯。他已經連請三天,再這樣下去,連店租都要付不出來了。

「來哦──來買好吃的賤人大雞排哦!」鋼健人走到攤位前面,大聲招呼來往的客人。

介紹台灣的旅遊書上,「花蓮夜市」是花蓮市的熱門必玩景點。即使到了科技發達的二十一世紀中期,保留傳統攤位型態與小吃口味的花蓮夜市,依然廣受外來遊客的喜愛。

鋼健人所在的濱海公園旁「南濱夜市」,由三條不同年代的大街所組成。鋼健人所在的是其中最為雜亂老舊,但也是保留最多傳統小吃口味的一條。

吳記棺材板、正公包子、劉一家烤肉串、炸蛋蔥油餅……近百年歷史的老店陣容集中在南濱夜市中段,從外地慕名而來的觀光客、出來約會的高中生情侶、帶著小孩的年輕夫妻在攤位前面排隊,把古樸的街道擠得水洩不通。

鋼健人的雞排攤在夜市後段的小角落,此時的他正扯開喉嚨大聲叫喊:

「來哦來哦,醬爆焗烤再凱撒、檸檬蜜汁加橙汁、蒜味椒麻摻咖啡的大雞排!配上炸檳榔和烤青蛙!包你吃了直喊『賤賤賤』哦——!」

「快走快走,這一攤我們PASS!」

「抓好媽媽的手,別看那個小流氓老闆!」

雖然鋼健人賣力地招呼,但是他那花襯衫配白內衣,七分緊身褲下踩著藍白夾腳拖鞋的標準台客造型,手背刺青配上兇惡又無厘頭的招呼語,嚇得經過的遊客快速通過。

「靠!妳說誰小流氓啊?」鋼健人氣得暗罵:

「瑠漣那小鬼再不回來恁爸就要倒店啦……靠!雞排哩?」

剛轉過頭來,鋼健人便發現濾油鐵網上的十幾塊雞排竟然消失了,他連忙跑進攤子裡察看,還好藏在油桶旁邊的存錢箱沒事。

「該不會是被野貓叨走的……我看看抓貓陷阱有沒有用?」

鋼健人走到攤子後面,發現有一個穿著花瓣連身短裙的雙馬尾銀髮少女,右腳腳踝被尼龍繩給套住,頭下腳上地被倒吊在攤子的鐵架屋頂下面。

「嗚……嗚嗚……!」

少女嘴裡咬著兩塊雞排,雙手亂揮想摀住蕾絲短裙,卻什麼也遮不住,一抹春光就這麼曝光在眾人面前。

「嗚~嗚嗚嗚!」

「媽,是那個白色蕾絲綁線佛羅倫斯小褲褲的姊姊!」

此時,一名從攤子旁邊經過的小男孩大喊。

「別再叫了!」一旁的母親幾近崩壞地大喊。

「靠爸啊,這隻偷吃貓怎麼這麼大隻,把雞排還來!」

鋼健人對少女的慘狀不為所動,伸手去抓趙櫻蘭嘴裡的雞排。

「嗚嗚嗚嗚~嗚嗚嗚嗚!」

被倒提著的趙櫻蘭滿臉通紅,卻依然緊緊咬住雞排。鋼健人拉了幾下,都沒辦法把雞排拉出來。

「喂,這是恁爸的雞排,快吐出來!」

趙櫻蘭嗚嗚兩聲,卻是把雞排又嚥下去了一截。

「這一口要五塊錢耶!妳這偷吃貓!」

「嗚嗚嗚嗚!」

「賤人老闆把女孩子倒提起來,這是什麼玩法呀?」

隔壁攤的魷魚張、烤肉劉和經過的客人都跑來看熱鬧。

此時那個被媽媽牽著即將離開的小男孩突然大叫:

「是鬼畜倒吊貓耳女僕玩法!」

「孩子,你怎麼會知道這個的?」

「嗚嗚嗚~嗚嗚嗚……」

當趙櫻蘭被倒吊得頭昏眼花時,忽然有一個穿著小學生白衣藍裙制服,背著雙肩書包的小女孩,睜大了眼睛站在他們面前。

「健人,你在做什麼呀?」

「瑠漣小鬼回來啦?這隻偷吃貓趁恁爸不注意,跑進來偷吃雞排,還好被我抓的抓貓陷阱抓到了!」

「誰會在攤子後面裝這種可怕的陷阱啊!你嚇到這個漂亮的姊姊了啦!」

小女孩拉著鋼健人的手喊了好幾次,鋼健人這才悻悻然把趙櫻蘭放下,小女孩趁機幫忙少女把短裙翻好。

趙櫻蘭俏麗的臉孔漲紅,不停低聲感謝眼前這位救了自己的小女孩瑠漣。

瑠漣看起來約十二歲,細嫩的粉紅長髮在耳朵旁邊綁成圓環,粉白小臉就像趙櫻蘭小時玩的名貴洋娃娃一般精緻可愛。

「大姊姊,妳怎麼會偷吃我們攤裡的雞排呢?」瑠漣問。

「我已經連續三天什麼都沒吃了……所以剛才我聞到雞排的香味,才會忽然失去控制地吃了你們的雞排,真的很對不起!」

雖然作著奇怪的COSPLAY打扮,趙櫻蘭說話給人的感覺很有禮貌。看到她大大的眼睛含著淚水地再三道歉,圍觀的遊客與攤商都同情起她來。

「賤人,就別跟她要錢了吧!」

魷魚張說道:

「反正你炸的雞排那麼難吃,給她吃掉也算是為民除害。」

「除你個頭啦!恁爸進雞排肉是要成本的耶!」

鋼健人看著趙櫻蘭的金屬行李箱。「乾脆拿這個來抵錢……嗯?」

少年眨了眨眼睛,把箱子底層貼著的一張卡通人物貼紙撕了起來,發現貼紙下面有一個金屬小黑點。

「這該不會是——『追蹤發信器』?」

「咦……發信器?」

趙櫻蘭驚呼出聲,鋼健人用手指輕輕搓了兩下,看似堅固的發信器當場變成了黑色粉末。趙櫻蘭驚訝地望著少年,此時忽然一陣喧嘩爭吵聲從夜市的入口方向傳來。

聽到一陣尖銳的嗓音傳來,趙櫻蘭臉色倏地變得蒼白:

「那是……鼠三少和巨囉!」

 

     ◎

 

在花蓮的南濱夜市中段,有一間名店「李記炸彈蔥油餅」,攤位前總是大排長龍。但是今夜卻有二十幾名身材壯碩,穿著灰色西裝的職業保鏢從街上走來,把排隊的人給硬推擠開。

「從現在開始,這家店被我們包了!」

「什麼啊?那有人這樣插隊的!」排隊的客人不滿地喊著。

「客人,請你們先排隊吧!」看到現場發生的爭執,店裡的伙計也跑了出來調停。

「庶民們,光是能得到鼠海財團的鼠三少爺光臨,你們就得感恩了!」

然而灰衣保鏢不理抗議,不聽調停,霸道地佔據了店門外的空間,還把攤位上炸好的棺材板直接拿走。

「嘻呵呵~這就是在庶民中有名的『炸彈蔥油餅』嗎?」

尖銳的嗓音在灰衣保鏢之間響起,一位兩顆黃金暴牙從嘴裡突出,臉型尖長得像老鼠的少年學生走了出來。

鼠海集團是亞洲有名的大財團,集團中越像守護神獸「黃金鼠」的造型,象徵越高的地位。因此這位來自鼠海集團的鼠家大少鼠三少,不僅把自己的臉骨修得像老鼠,裝上十公分長的純金門牙,制服褲子上還裝著一條老鼠尾巴。

「唔唔……現擀的手工餅皮直接下鍋炸成外酥內軟的蔥油餅,咬下去裡面有爆漿的半熟蛋黃……我呸!」

鼠三少呸地一聲把炸彈蔥油餅吐在地上,讓圍觀遊客與店家為之喧嘩起來:

「喂!這個富二代是怎樣?」

「不只包場還把餅吐掉,這也太沒禮貌了吧!」

灰衣保鏢伸手排成人牆,將抗議的人群擋開。鼠三少用高級漱口水漱口以後,抬頭問向身旁的高大男學生:

「巨囉,這種垃圾你都吃得下?」

「我——無所謂。」

高大男子巨囉背著一具圓形行李箱,學生制服下鼓起的肌肉身軀,如同歐美摔角選手般魁梧。此時他正把保鏢送來的數十片炸彈蔥油餅,倒進大嘴不停咀嚼。

看到自己用心做出來的炸彈蔥油餅被吐在地上,老闆蔥油李不由得氣得臉色發青。這時在同一條街上賣爆漿雞腿卷的雞腿陳,還有賣棺材板的棺材吳大嬸從人群中擠了過來。

「就是這些人,拿光了我店裡的雞腿卷還不付錢!」雞腿陳大叫。

「還有俺攤子的棺材板,快付錢!」吳大嬸喊著。

「憑你們那種垃圾食物,還想要本少爺付錢?」

鼠三少一邊用溼紙巾擦著嘴,一邊冷笑說道:

「難得來到下層賤民的夜市,想說試一下庶民美食,沒想到味道居然這麼垃圾,真是髒了本少爺的嘴。」

「你敢說我這滿溢雞汁,入口即化的雞腿捲是垃圾?」

雞腿陳揮著雞腿捲想上前去理論,卻被灰衣人用消毒劑噴了滿身。

「賤民,別把細菌帶靠近我家少爺!」

「喂!你們別太過分了!」灰衣人的行為讓圍觀人群氣得罵了起來。

「雞腿捲的雞腿是拼接的,棺材板的麵包沒有發酵,蔥油餅的油不是有機橄欖油,還用毫無美感的破爛紙袋包裝。」鼠三少細數著夜市小吃的不足之處,冷笑道:

「說是垃圾還算客氣,這些就是垃圾人吃的『垃圾渣』。」

 

「那個少爺是在囂張什麼啊,他來夜市找五星級料理喔?」

同一時刻,鋼健人和瑠漣也擠到圍觀的人群中來看熱鬧,瑠漣看不見前面,只能在鋼健人旁邊一直跳著。

「看不到?要不要我背妳?」鋼健人說。

「才不要!那太丟臉了!」瑠漣嘟起嘴,努力地從人縫間鑽了過去。

「去,以前還一直吵著要背背的。」

鋼健人嘟囔了一句後,看向鼠少爺和巨囉,他們的學生制服看起來不但高級而且還有很強的防禦力,難道是戰鬥用的?

「白吃白喝還那麼多理由!我們去叫警察來!」

攤商們嚷著要報警,然而鼠三少聽了之後卻只有冷笑一聲:

「這裡的警察局長剛剛才替我們開車來,還替本少爺擦了皮鞋,你們要不要乾脆現在就叫他進來啊?」

聽到鼠家集團居然有這麼大的勢力,遊客與攤商們都不由得呆住了。

「不過呢,本少爺其實是很大方的,只要你們交出照片上的女孩,我不但不追究你們的無禮,還會付錢喔。」

鼠三少身邊的灰衣保鏢開始向攤商和遊客散發幾十張女孩的照片,鋼健人覺得有趣也拿了一張。這才發現上面穿著學生制服的少女,很明顯的就是剛剛的那隻偷吃貓。

「沒看過,這個女孩子是誰?」魷魚張說道。

「就算有看到,我們也不會跟你說啦!」

攤商們對鼠三少的囂張行為十分不滿,紛紛大聲地說道。

「這女孩的追蹤訊號到這夜市就中斷了,那個笨蛋不可能自己發現,所以一定是有人替她拿掉的。」

鼠三少手一抬:

「乖乖把她交出來,這些錢就是你們的。」

嘩沙——!

灰衣保鏢拿出幾個大行李箱,把裡面一疊疊的千元大鈔灑在地上,看見白花花的大批鈔票,攤商和路人不自禁的都發出驚嘆聲。

「哼哼,窮人就是可悲。」

鼠三少露出老鼠般的奸笑。為了能確保抓到趙櫻蘭,他先是用白吃白喝的行為吸引眾人目光,再用特殊身分的氣勢壓住全場,接著亮出鈔票,讓攤商和旅客不得不協助他。

這種利用印象的轉換來操縱群眾的能力,是鼠家領導者所必須擁有的。他尖聲宣告:

「來吧,誰第一個告訴我,就可以先拿走一半!」

剛剛曾看過趙櫻蘭的攤商們面面相覷,畢竟眼前這筆鉅款便夠抵他們整個夏天的收入了。

就在有人抵擋不住誘惑,正想開口說話時,一個嬌小的人影從人群裡鑽了出來,跳到攤子旁的塑膠桶上大喊:

「把錢拿回去!我們才不稀罕你的臭錢!」

 

     ◎

 

瑠漣站在塑膠桶上,指著鼠三少大喊:

「你剛剛還罵我們是垃圾,我們這些夜市的攤商可也是有骨氣的!我們只收你拿的食物的錢,其他的臭錢你都拿回去!」

可愛又有正義感的瑠漣平時就像夜市的小公主,在攤商和熟客間的人氣都很高。此時她登高一呼,立刻吸引了眾人的目光。

「瑠漣呀,可是就算臭錢也是錢啦嗚呃!」

站在一旁的魷魚張話還沒說完,就被瑠漣用手肘擊中肚子。

「我們夜市才不會為了錢出賣別人,叔叔伯伯阿姨你們說對不對!」

「瑠漣小妹說得對!」

「滾回去啦,瞧不起人的富二代!」

花蓮的人友善淳樸,看到連一個小孩子都這麼有正義感,大家也都跟著叫喊起來。

「無知的賤民!」

計畫失敗的鼠三少惱怒地一揮手,身前的保鏢隊伍立刻後退,讓出了一塊空間。

「不教訓教訓你們,你們還不知道和尊貴的『舞武器使』比起來,自己只是個垃圾!」

「舞武器使?那是什麼,沒聽過啦!」魷魚張回嘴道。

「嘿嘿……阿公我聽過哦。」此時,一直沉默不語的手機攤子老闆林阿公突然說道。

林阿公是夜市裡的資訊大師,明明是個滿臉皺紋的禿頭老阿公,但是在他的手機攤子裡卻可以買到最新的資訊產品,傳聞中他還是個有名的網路駭客。

「聽說那個『舞武器』啊,是一種可怕的神秘武器,起源和天上的『寶島』有關。」

「寶島!真的嗎?」

聽到寶島這兩個字,群眾嘩然喧鬧起來。

寶島是在地球上空四處飄浮的一座神秘浮空島嶼,上面的一切資訊都尚未解明,一般人只有在特別晴朗的白天,才可以用肉眼看到寶島的蹤影。十年前寶島曾經有「巨人」落下,造成世界上很大的災難。

「林阿公,你該不會是在唬爛吧?」

「真的啦,不信你們看!」

林阿公拿出他攤位熱賣中的多功能手機,投射出影像。

「傳說中的舞武器上面會有一個『奇怪的眼睛』,可以發出各種奇怪的力量。聽說一個舞武器使,就能抵過一個軍隊的戰力哦。」

林阿公接連播出了幾段模糊影像,畫面看起來似乎是有人手持會發光的武器,正在與一個坦克部隊交戰中。

「據說只有被舞武器認定有能力操縱它的人,才能使用舞武器,這些人叫作『舞武器使』。這支投影手機原價三千,有興趣的人還可以給你優待價喔!」

看到林阿公不忘趁機為自己攤子的手機打廣告,鼠三少哈哈大笑起來:

「嘻哈哈!怎麼會有這麼有趣的老頭!」

他伸出手,手上浮現出一條金光閃爍的黃金鎖鍊長鞭。長鞭的鞭柄刻成一隻老鼠,鼠頭上還有一顆張開的詭異眼睛。

「舞武器的情報一般人不會知道,你這老頭子,該不會是個專偷情報的駭客吧?」

在鼠三少的手握住鼠形鞭柄的同時,獨眼吱吱叫了幾聲,發出奇異的金光。鎖鍊長鞭被金光貫注進去,鎖鍊逐漸飄浮起來。

啪咻!

鼠三少鞭柄輕輕一揮,林阿公手上的手機瞬間變成碎粉。

成著「但是你有沒有聽說過,舞武器使其實很討厭別人打探他們的秘密?」

 

     ◎

 

「怎麼辦,這裡的人好心幫我,卻被我給連累了!」

趙櫻蘭躲在雞排攤子的冷藏庫後面,朝著夜市的入口方向偷看。當她看到鼠三少黃金鼠尾長鞭時,就知道事情不妙了。

舞武器學校的教師說,舞武器只有在面對同為舞武器使時才可使用。沒想到鼠三少竟然要拿它對付一般平民。

剛才她說自己是被人追趕的之後,瑠漣和魷魚張馬上就好心的要她藏在這裡,鋼健人則是在一旁碎碎唸:

「誰都別想把妳抓走,恁爸還要和妳討雞排的錢咧!」

見到這個陌生的少年老闆這麼說,趙櫻蘭不知為何莫名地覺得有點高興。

「我應該要去救他們……但是要我戰鬥……」

趙櫻蘭看著身邊的大行李箱,肩膀害怕地不停顫抖。

此時打雷般的轟隆聲,還有男女奔逃的尖叫聲傳到她的耳中。

「哇——我的攤子毀了!」

「爸!媽!好痛呀!」

每當鼠三少的黃金鎖鍊長鞭擊打在地上時,都會射出老鼠形狀的金色光球。光球會飛行追逐被嚇跑的圍觀遊客,同時也把街道兩旁的夜市攤子給掀翻飛起。

被鼠形電光擊中的人都會痛得倒在地上打滾,嚴重的還會全身抽搐。

許多走避不及的夜市攤商、拉著小孩子的爸爸媽媽,甚至是從外國來的背包客,都被他的鼠形電光波及。

「嘻哈哈!看到沒有,這就是本少爺的舞武器『奔雷鼠』!」

鼠三少不過揮出幾鞭,夜市的小吃攤就已經崩毀大半,還有許多攤商遊客受傷倒地。

「被我的鼠雷咬到,就會像老鼠一樣打滾,痛得吱吱叫!」

此時有攤商跑去找街上的警察,但是警察受上級指示不能介入阻止,只能在旁幫忙把受傷的群眾送去就醫,避免傷害擴大。

鋼健人把瑠漣護在身後,左腳隨意一踢,竟然輕易地便把被鼠雷電到倒地的魷魚張身上的鼠雷給踢滅,然而此時魷魚張已經被電得翻白眼昏了過去。

「靠!敢把恁爸的朋友電昏過去?」

「健人,不行!」

看到鋼健人大步向前走,瑠漣連忙拉住他。

此時鼠三少正想抓幾個攤商來質問,忽然看到在夜市後方的攤位旁,剛才帶頭反對自己的小學女生正拉著一個金髮少年。

「健人!你不可以出手啦!」

「那小鬼太囂張了,讓恁爸來教訓他——呃噗?」

「健人!」

此時兩道突然竄來的鼠雷直擊中健人上半身,讓他整個人往後飛了出去。在保鏢簇擁下,鼠三少走到瑠漣面前蹲下,露出一臉淫蕩的笑容:

「小妹妹~妳長得超可愛的耶。大哥哥喜歡妳,和大哥哥回去玩遊戲吧……嗚呃!」

沒想到瑠漣居然一點也不害怕,反而是右腳踏前一步,抬起手肘擊中鼠三少的鼻樑,同時嬌聲大喝:

「你這壞人,竟然敢欺負健人!」

鼠三少沒想到眼前這個小學女孩膽量如此之大,而且拳法還使得挺有模有樣的,他摀住流出鼻血的鼻子,勃然大怒:

「妳……連我爸爸都沒打過我!」

鼠三少舉起黃金鞭柄就要往瑠漣頭上揮落,忽然幾道銀光從黑暗中襲來,逼得他不得不後退。

「鼠三少爺,請你別對這裡的人動手!」

隨著聲音,一道纖細身影帶著數道銀光從天下降下。鼠三少用鞭子擊落襲來的銀光。落在他面前的是雙手戴著舞獅頭造型,上面有獨特眼球的拳套造型舞武器,穿著花朵禮服的趙櫻蘭。

趙櫻蘭的舞獅頭拳套分為左右邊,左邊獅頭長著一顆閃耀銀光的獅眼,銀光是由獅嘴射出的尖銳獅牙。

她把雙手伸直合起,讓獅頭擺出像中國節慶中舞獅的戰鬥架勢,將瑠漣護在身後。

雖然架勢看起來很勇猛,但是其實她那不停發抖的肩膀早就出賣了她,剛才射出的獅牙實際上也都偏掉而缺少威力。

「好啊!終於把妳和『銀獅』給出來了!」鼠三少獰笑起來:

「從台北追妳到這裡,現在可不會再被妳溜了!」

「原來妳也是舞武器使者呀……大姊姊。」

看到趙櫻蘭拳套舞武器上的眼睛,瑠漣的小手難過地握緊。

「我只是舞武器學校的學生,不能算是真正的使者的。」

趙櫻蘭忍著顫抖的聲音,向鼠三少低頭說道:

「鼠少爺對不起,我再也不想回學校和你的宅邸了,拜託你……放過我好嗎?」

「說得這麼好聽,那妳爸爸欠我們集團的十幾億元,可都還清了?」

「呃……」

其實趙櫻蘭的父親原本也是有名的亞洲大財團老闆,但是兩年前她的父親被揭發違法收購土地,因為賄賂官員罪而關到牢裡。

趙家因此欠了鼠海財團十幾億元的鉅款,所有財產都被拿去抵債。趙櫻蘭也一夕間從住在豪宅的嬌貴大小姐,淪落成負債十幾億元的經濟罪犯女兒。

之後趙櫻蘭成為了舞武器學校的學生,希望日後成為舞武器使好賺錢還債,但是沒有錢付學費及生活費的她,只能在鼠三少家當女僕打工。

「本少爺可是看在我們是同學的份上,才給妳工作的機會。」

鼠三少冷笑:「沒想到妳不只丟下工作逃跑,連拿來抵押的舞武器『銀獅』都拿走了。」

「請你和溫會長說,銀獅畢竟是我家的傳家之寶,我不能失去它。」

趙櫻蘭的粉臉突然如蜜桃般泛紅起來:

「而且我會逃出你家,還不是因為你要我玩那種……那種變態遊戲……」

「玩到那種程度就受不了,這次把妳抓回去,妳不就要被本少爺玩得壞掉啦?」

鼠三少賊笑著揮舞奔雷鼠長鞭,數道鼠形電光飛竄襲來,趙櫻蘭抱著瑠漣飛躍閃過,落在一座攤位的帳篷上。

「瑠漣妹妹,妳快去看看雞排店的老闆他有沒有受傷。」

「那姊姊妳……」

「放心,我不會有事的。」

趙櫻蘭把瑠漣放下,用手上的拳套擋開鼠三少揮過來的鎖鍊長鞭,鼓起勇氣朝著他撲了過去。銀獅射出數道獅牙銀光,鼠三少則是甩鞭成圓擊落銀光,把撲來的趙櫻蘭給逼退。

「既然你們的目標是我,那就放馬過來!」

趙櫻蘭翻了一個斛斗落在地上後,如此喊道。其實她實在很想就這樣順勢逃走,但是還是得先把對方從夜市引開,不要再牽連到這裡的人。沒想到鼠三少大聲奸笑道:

「妳要是敢再逃跑,那我就把這個夜市的人都給宰了!」

「你……!」

「也該結束這場老鼠抓獅的遊戲啦,你說對不對呀,巨囉?」

「我——無所謂。」

站在鼠三少和保鏢身後,一直旁觀的巨囉吞下第一百片蔥油餅和棺材板,微微打嗝以後,也讓自己的舞武器可視化。

巨囉的舞武器是一尊大如卡車車輪,中央由銅柱串起的五層大銅鑼。頂層銅鑼上有一顆很大的眼睛,瞪視著面前的眾人。

「震動吧——『響光』!」

高壯有如起重機的巨囉把五層銅鑼單肩扛起,手掌在鑼面上用力一拍。

銧——銧銧銧銧銧——!

沉重厚實的五層銅鑼在巨囉雙手重擊下相撞震盪,鑼面間的巨大聲響化為光芒波浪,朝著馬路上的趙櫻蘭淘湧襲來,少女直覺地向後一躍。

震破大地的轟隆巨響,以及漫天飛舞的石塊與柏油屑中,柏油路被音光波轟出一個足有卡車般寬大,深達數公尺的坑洞,斷裂的地下水管裡水直噴出來。

「好可怕的舞武器威力……!」

趙櫻蘭雖然用拳套抵擋在前,還是被震得耳鼓劇痛,幾乎要跪了下來。巨囉的大手再次擊鑼,響光的眼睛露出憤怒的表情,發出重重音光波攻擊向少女擊去。

音光波的浪濤攻擊範圍很廣,趙櫻蘭勉強向旁飛躍,長鞭卻從她落地處的路面鑽了出來,如蛇一般把她的雙腳捲住。

「糟了!」

舞武器雖然可以增加她的跳躍力與敏捷度,但是她卻因為自己本身怯懦而反應慢了半拍,躲不開對手熟練的配合攻擊。

「嘻哈哈,妳跑不啦!」

鼠三少將鎖鍊長鞭用力回捲,把趙櫻蘭從地上拖了過去。少女怕得連銀獅拳套都抓不緊了,眼淚流了出來。

「這次本少爺要怎麼玩妳才好呢?嘻哈哈!」

「玩?玩你老木啦!」

正在大笑的鼠三少突然被人從後面一腳踢飛,屁股朝上,臉孔朝下地像球一般在馬路上滾了好幾圈,被隨扈保鏢擋住才停了下來。

「死人類小鬼,把恁爸的雞排攤給賠來!」

身上花襯衫被鼠雷燒得破了好幾個洞的少年鋼健人,抬著右腳拖鞋大罵道。

 

                             

     ◎

 

原本人山人海的南濱夜市,在鼠三少他們一陣大鬧之下,攤位被毀掉了十幾座。各家的攤商伙計和遊客都逃光了,傷者也都被警察送去救醫。

二十幾名灰衣保鏢在空盪的夜市裡保護被踢倒在地上的鼠三少,一個身穿花襯衫白吊嘎的少年則是牽著瑠漣,對著這群大人大罵:

「死小鬼,剛才被你偷襲,害恁爸的雞排攤被砸爛了!」

鋼健人左手牽著瑠漣,右手舉起一袋焦炭般的肉片:

「這些雞排原來可以賣五六百元,你們知道嗎?還有租來的冰箱都被你們炸爛啦!」

「你到底是誰……連我媽媽都沒有踢過我!」

保鏢把鼠三少扶了起來,他摸著疼痛的屁股大罵。

「恁爸是雞排店老闆啦!」鋼健人指著倒在地上的雞排攤:

「這個斷成一半的雞排招牌是恁爸訂作的,壓克力外殼亮金塗層,要八百六十五元,八百六十五元耶!」

「是八百七十元。」瑠漣糾正他說。

「好啦!八百七十元再加上二手冰箱的三千五百元,還有裡面的雞肉、麵粉、雞粉、薯條、沙拉油……你們要賠恁爸七千四百四十元!」

「是七千四百四十四元。」瑠漣說。

「妳好煩啊,臭小鬼!」

鼠三少和部下彷彿像看到瘋子一樣看著鋼健人。這個少年看到擁有絕大威力的舞武器後還敢這樣對他們說話,不是腦子壞掉……就是有其他的原因。

「難道你也是舞武器使者?」鼠三少謹慎地問。

「什麼舞武器,恁爸不需要那種破銅爛鐵!對付你們這些傢伙,用雞排就夠啦!」

「原來是個瘋子,出手打你簡直是髒了本少爺的手。」

失望的鼠三少對手下一揮手:

「去把這垃圾的骨頭每一根打成三截,再把他最愛的雞排攤給打爛!」

「喂,妳先照顧她一下!」

鋼健人把瑠漣帶到倒在地上的趙櫻蘭的身邊,少女流著淚說:

「老闆你……會死的……」

「放心啦,恁爸會用這些燒焦的雞排屍骨血祭他們,讓這些傢伙知道雞排魂的厲害!」

「放你的狗屁!」

一名壯碩如摔角選手的灰衣保鏢拔出腰間警棍,走到鋼健人身前,猛地向他的頭揍去。鋼健人側身閃過,拿在右手上的燒焦雞排噗地一聲,連拳頭擊中保鏢的下巴。

「雞排升龍拳!」

呼咻————碰!

灰衣保鏢像一根沖天炮般被打得飛起,越過十幾個人的頭頂,狠狠摔在對面賣棺材板的攤位雨棚上。

此時另一名灰衣保鏢從後面朝鋼健人的膝蓋狠揮警棍,鋼健人後腳一抬,用藍白拖鞋擋住警棍。接著他轉身迴旋一踢,鞋底還帶著一片燒焦雞排。

「旋風雞排腿!」

呼咻——!

保鏢的臉上蓋著雞排飛了起來,陀螺般迴轉著撞在珍珠奶茶攤子的頂篷上。所有人都看得目瞪口呆,保鏢隊長怒喝:

「大家小心,這人是格鬥高手,把電擊棒強度開到殺傷等級!」

保鏢隊伍把金屬警棍伸長到半公尺,頂端發出刺眼的高壓伏特電光。

這批保鏢原來都是警察特勤部隊裡的戰鬥好手,後來被鼠家以高薪聘請為鼠家的隨扈。只要被他們的特製電擊警棍擊中,就算是獅子猛獸也會當場昏倒。

但是鋼健人毫不在意他們手中的警棍,右手拿著一袋燒焦的雞排,在揮舞警棍的保鏢之間跳動穿梭:

「雞翅殘像腳!」

「呃啊!」

「無敵雞塊爪!」

「嗚喔!」

「地獄甜不辣迴轉摔!」

「呀嗚!」

十幾個揮舞電擊棍的灰衣壯漢,就像小孩子射出的橡皮筋一樣,被少年用各種招式帶燒焦的食材揍飛出去,讓保鏢隊長看傻了眼:

「俄羅斯摔角的迴轉摔……日本的古武術……美軍的旋轉踢腿?難道他還是個綜合格鬥技高手……給我全部一起上!」

隊長與剩下的六名隊員包圍住鋼健人,兇狠地用電擊警棍同時向他揮去。鋼健人這次站在原地不動,用頭和肩膀硬生生接住了電擊警棍。

就算是猛獅也會被打倒的攻擊,鋼健人卻渾若無事般承受住了。隊長發現少年的皮膚像是陶瓷一般堅硬,電擊棒只能燒焦他的襯衫,卻無法傷害到他的皮膚。

「這……這是什麼功夫?」

「飛雞旋風腿!」

鋼健人左腳撐地一躍,右腳拖鞋頂著雞排迴旋踢出,隊長的眼睛還來不及眨,已經和六名隊員同時被踢飛,一排人連串砸進了夜市的鐵皮排樓招牌裡。

「恁爸的功夫是——電動玩具派啦!」

鋼健人指著夜市旁邊電動玩具店擺著的各種格鬥遊戲機台哈哈大笑,卻被背後的瑠漣用空罐砸中後腦:

「笨健人!你幹嘛砸壞夜市招牌啦!」

「反正沒人看到是我幹的,等一下叫這些傢伙賠不就行了。」

鋼健人搔了搔頭,拿著剩下的燒焦雞排向著鼠三少和巨囉走去。

 

     ◎

 

「這傢伙……有點古怪!」

看到鼠家的精英保鏢被這莫名奇妙的少年三兩下就擊敗,鼠三少的黃金暴牙氣得發抖。

『舞武器是遠古時代流傳下來的強大力量,身為舞武器使者,你們要有手持毀滅性武器的自覺。』

在舞武器學校時,老師再三告誡他們:

『舞武器的眼睛會反映使用者的性格與特長,如果能與眼睛共鳴,發揮出的戰力等同於一支裝備精良的武裝軍隊。除了同樣是舞武器使者,沒有人能與你們匹敵。』

雖然老師這麼說,但是看到手無寸鐵的鋼健人朝自己走來,鼠三少竟然手心裡開始冒汗。

「巨囉!出全力,斃了這傢伙!」

「我——無所謂。」

巨囉把五層銅鑼「響光」豎立身前,雙手有節奏地交錯拍擊。

銧!銧銧銧銧銧!

震撼地面的巨大響聲中,響光發出上下波動的光芒音波,如浪濤般將柏油路面一路震裂。光音波到達鋼健人面前時,只見他雙手挾著雞排一拍:

「雞排掌!」

轟隆——!

一陣刺眼光芒與響聲中,光音波在鋼健人的雙手間扭曲震顫,最後抵消無蹤。

「拍……拍個手就把綸子粒子抵消掉了?」鼠三少不敢置信地大叫。

「無所謂——無所謂!」

巨囉大臉上的表情看起來沒變,雙掌卻開始瘋狂地敲打銅鑼,震幅從高亢到低沉的光芒音波,重重波濤般從各種不同角度襲向鋼健人。

「靠爸啊,你以為在開夜市音樂會喔?」

鋼健人像是在跳土風舞一般,雙掌挾著雞排上拍下拍左拍右拍。

他的拍掌彷彿也能產生波動力量般,不管音光波從那邊攻來,都被他用拍手產生的震波給抵消。

此時少年背後的地面忽然鑽出黃金鎖鍊長鞭,捲住他的右腳腳踝。

鼠三少雙手拉著奔雷鼠鞭柄想把鋼健人拉倒,但是就算他使出吃奶的力氣,少年卻如電線桿般紋風不動。

「用上奔雷鼠的力量,就算是貨櫃車也會被我拉倒才對啊——」

鼠三少怒吼一聲,老鼠形狀的電光沿著鎖鍊長鞭從地底向鋼健人襲去。鋼健人張大嘴巴一吞,鼠形電光衝進他的嘴裡,霎那間就消失了。

旁觀的趙櫻蘭驚呼:「他……吃掉了雷電?」

少年舔了舔嘴角,彷彿什麼都沒發生。鼠三少歇斯底里地叫著:

「怎麼能輸給這沒有舞武器的怪人!巨囉,就算把這夜市整個毀掉,也要宰了他!」

銧!銧銧銧銧銧銧!

巨囉鼓起全身堅實的肌肉,用最大力量敲擊「響光」,光芒音波如重重巨浪般淘湧而出,鼠三少鎖鍊長鞭在空中不停揮打,數十道鼠形電光如奔電般在巨浪中穿出,共同朝向鋼健人席捲而去。

鋼健人用不停鼓掌的波動把兩人的攻擊引導向上,身邊的光芒粒子恍如龍捲風般在夜市中間向上升,倒在地上的招牌、鐵架與屋篷都被吸走掀飛。

趙櫻蘭抱著瑠漣用銀獅的力量抵抗,兩人才沒有被龍捲風給吸走。

「誰准你們毀掉恁爸的夜市的?」鋼健人一邊拍手,一邊回頭對瑠漣大喊:

「這兩個小鬼的舞武器組合不好搞定,我要『脫殼』了哦!」

「健人!不要亂來!」

瑠漣想要阻止時,在光芒龍捲風中的少年身軀突然斷裂,被強烈旋風扯斷成了十幾截,瞬間被吹到天上。

「老闆——!」

趙櫻蘭驚聲尖叫,差點昏了過去。

「嘻哈哈!誰叫你不投降,被本少爺給打死了吧!」

第一次動手殺人,鼠三少心中也有點不安。但是這少年實在太過怪異,他們無法手下留情,被殺掉也不能完全算是他們的錯。

「喂,巨囉,可以停手了。」

正當鼠三少回頭對巨囉說話時,下巴突然傳來一陣劇烈衝擊。

「雞排——雙人升龍拳!」

柏油路面突然裂開,上衣被燒爛的鋼健人如飛龍一般從地下躍出,左右雙拳各頂著燒焦的雞排,擊中鼠三少和巨囉的下巴,將他們給擊飛到高空。

鼠三少被擊中的瞬間就已經失去意識,巨囉則是在空中還想掙扎,卻被同時跳到空中的鋼健人用雙腿固定住巨囉的頭,讓他頭下腳上地旋轉落下。

「俄羅斯雞排地獄摔!」

轟隆——!

碎石紛飛中,巨囉的高壯身軀頭下腳上的直插進柏油路面,鼠三少則摔在他的腳邊,兩個人都昏了過去再也爬不起來。

趙櫻蘭嚇得整個人軟倒在地上,感覺得自己像在作惡夢:一個剛剛才被殺死的少年老闆,竟然從地底鑽出來,擊敗兩個強力的學生舞武器使?

「老……老闆復活了?」

「那是健人用的脫殼假人障眼法啦——姊姊?姊姊?」

瑠漣看到趙櫻蘭嚇得臉色發青,雙眼緊閉,不由得轉頭對鋼健人嗔道:

「笨健人,你剛剛嚇到姊姊了啦!」

「誰叫她那麼膽小。」

鋼健人把身上的破爛襯衫吊嘎撕掉,露出結實削瘦的上半身。

「我看乾脆把他們的舞武器拿去賣,這個傢伙的黃金鞭子看起來滿值錢的。」

「不行啦,會惹上更多麻煩的,我們好不容易才有現在這個地方可以作生意呢。」

趙櫻蘭逐漸朦朧的意識裡,依然可以隱約聽到兩人間的對話。

「健人,你要記得把被吹走的壞掉假人殼子撿回來喔,不然會嚇到人的。」

「麻煩死了。對了,恁爸剛才假裝被鼠雷打飛,其實是把這少爺發的鈔票都拿去藏起來這件事,記得別和夜市的人說哦。」

「……你真的很賤耶,健人!」

(真是一場……亂七八糟的惡夢……)

趙櫻蘭在心裡抱怨一下以後,緩緩沉入了夢鄉。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原力Blog

台灣角川原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