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行騎士 (2)》
作者:Killer
插畫:謖

 

★萬物有情,魔物亦有道,兩個魔物與一名驅魔師,如何走出他們的生存之路?
★備受期待的輕腐系吸血鬼物語,推出歡樂與痛楚交織的續集!
★《闇之國的小紅帽》Killer,獻上吸血鬼與狼人相依相存的異色物語!
★特地邀請知名插畫家「謖」繪製封面插圖與人物設定!

 
 

 

★內容試閱                                                                                                                                                                               

 

Chapter 01 古都活屍之夜

 

 

「駕!駕!你們可不可以快一點?乾脆我來拉車算了!不但跑得比你們快,而且還不用浪費力氣揮鞭子兼大吼大叫!為什麼我非得對著兩匹馬碎碎唸不可啊?」

在這條貫穿草原的公路上,少年駕著馬車,抓緊最後一點日光拚命趕路。

他一頭紅髮在風中飛揚,穿著打扮完全像個普通的學生,跟這輛豪華的黑色馬車完全不配。

手上揮舞著鞭子,嘴裡還不斷喃喃抱怨著。

也難怪他脾氣暴躁,他對重型機車的喜愛遠勝過馬匹,現在卻得天天跟兩匹畜牲為伍,對他的耐性是極大考驗。

況且他已經整整失眠三天了,火氣當然更大。

不過他還是留意著揮鞭的手勁。其中一匹馬可是某人的愛駒,打傷就糟糕了。

看到太陽完全沉了下去,他嘆了口氣。本來希望在天黑之前進城的。

這附近沒有休息站,佛烈德.波登把馬車駛離公路,在小河邊紮營讓馬休息。

他敲敲馬車的門。

「喂,起來了沒?快點吃早餐了。」

這輛馬車由純手工打造,整座車體毫無縫隙,黑窗簾拉得緊緊地完全不透光,遠看就像一具巨大的黑色棺材。

馬車門打開,愛德華.貝爾睡眼惺忪地下了車,手上拿著他的「早餐」──一袋剛從冷藏箱裡拿出來加溫的冷凍血液。

「怎麼還沒到啊?」

聽到這懶洋洋、不耐煩的聲音,佛烈德翻個白眼。

「有三個可能:第一,你的馬跑太慢;第二,你太胖;第三,博拉瑪城長了腳,在跟我們玩捉迷藏。」

「很好笑,波登同學真是太幽默了。」

愛德華大口把血液灌進嘴裡,努力忍受那噁心的口感。

「不要那種表情啦,等明天進城,你就可以去打獵了。」

佛烈德啃著火腿三明治,還不忘嘲笑愛德華的苦臉。

「博拉瑪那種大城巿,街上一定有很多美味的罪犯。」

這世上只有他們兩個,會用「美味」來形容罪犯。

因為愛德華最喜歡的食物,就是窮凶惡極的壞人血液。

是的,愛德華.貝爾──人稱「烏珥的王子」──是吸血鬼。

不過,他是只喝壞人血的吸血鬼,不夠壞還不行。找不到大壞蛋的時候就只能以冷凍血液勉強果腹。

為了尋找夠美味的壞人,他又養成另一個奇怪的習慣:每晚用兜帽遮住臉,騎著馬在烏珥巿的街道上到處行俠仗義,為自己贏得一個「黑衣騎士」的稱號,被視為烏珥的英雄。

英雄,一個跟吸血鬼非常不相配的身分。

「就只會說我,你還不是急著要進城吃甜點?小心變成蛀牙狼人啊。」

「等我一口咬在你身上,你就知道我有沒有蛀牙了,貝爾同學。」

佛烈德.波登,愛德華的同班同學兼保鑣,是個不折不扣的狼人。他愛吃甜食的習慣常常被愛德華嘲笑。

像這樣彼此吐槽,已經成了兩人每天的例行公事。

「話說回來,貝爾,你確定要去博拉瑪?」

兩人的目的地是文化古都博拉瑪,為了到知名的大圖書館裡尋找珍奇的古書。

「都走到這裡了,你還在懷疑什麼?」

「因為你跟圖書館就是不合啊。」

愛德華向來一翻書就睡著,跟圖書館這種地方更是無緣。

「我這幾天只要一睡著就會作惡夢,夢到你在圖書館裡面精神崩潰發瘋,爬到書架上跳舞,結果把書架全部推倒,整個圖書館全毀,然後我就嚇醒了。」

愛德華狠瞪他。

「不要把自己的失眠毛病推到我頭上啦!我小時候也曾經跟范恩……」

提到這個名字,兩人的臉色同時黯淡下來。

范恩.溫特,是他們兩人共同的好友。但是三人之間的友情,已經再也回不去了。

愛德華深吸一口氣,繼續說下去。

「范恩去圖書館讀書的時候我也曾經跟他去,而且我完全沒吵到別人,范恩還稱讚我很有教養呢。」

「因為你忙著把書頁撕下來摺紙飛機,對吧?」

「……是紙船。」愛德華不甘願地承認。

「我為什麼會這麼了解你啊?」

「總之,博拉瑪的歷史比烏珥更悠久,應該會保留更多雜七雜八的東西。也許很久以前有人恰好見過阿希達,恰好知道殺死他的方法又恰好寫下來了呢。」

佛烈德差點被三明治噎到。哪來這麼多「恰好」啊?

「你真行,我這輩子恰好沒聽過比這更隨便的推論。」

「去死吧。」

佛烈德嘆了口氣,換上正經的表情。

「說真的,貝爾,你如果有更想做的事,更想去的地方就直說,不要勉強自己為了我的事奔波。殺死阿希達為父母報仇是我的責任,你不用捲進來。」

阿希達就是轉化愛德華的吸血鬼,簡稱「造主」。他同時也是殺死佛烈德父母的仇人。

當初愛德華之所以和佛烈德搭檔,就是為了合力尋找阿希達。愛德華的目的是詢問變回人類的方法,佛烈德的目的當然是報仇。

等到真的見到阿希達,愛德華才發現根本沒有變回人類的方法;而佛烈德也發現,他的仇人強大到無法想像。

所以現在佛烈德的人生目標除了繼續修行讓自己變強之外,還要尋找可以殺死阿希達的方法,愛德華自願協助他,所以才提議到古都博拉瑪找書。

但是他總覺得,自己的血海深仇卻把別人攪和進來,實在很不像樣。

愛德華投給他鄙視的一眼。

「少自作多情。阿希達把我變成這副德性,還落到無家可歸的下場,我跟你一樣有權力殺他。」

原本愛德華還留在家裡,繼續當貝爾家的大少爺,等他發現沒有辦法變回人類之後,就再也待不下去了。雖然父親極力挽留,他仍然忍痛離開。

「話是沒錯,不過你居然現在才想到這點,我實在很佩服。」

愛德華白了佛烈德一眼,卻也無話可答。

剛開始他確實是抱著「反正沒別的事做,就當作幫佛烈德一點忙」的心情,這幾天在路上奔波,沒別的事可做,只能想東想西,忽然想通一件事。

──搞什麼鬼?我也是受害者啊!

之所以會這麼遲鈍,主要還是因為阿希達對他而言,是個難解的謎團。

力量強得嚇死人,腦袋卻是空空如也什麼都沒在想;還有那雙反射七彩光芒的眼睛,要是盯著看太久,搞不好連魂都會被吸走。

雖然愛德華絕對不會承認,但那天第一次面對阿希達受到的震撼,到現在還沒完全平復。

強烈的無力感,還有恐懼。

那樣的怪物在這世界上到處亂走,到底會弄出什麼事情來?

光想到這點,就覺得害怕。

「總之,你不要一副我在為你犧牲奉獻的德性,太肉麻了。」

「可不是嗎?貝爾少爺纖細的神經承受不了太多的感性。」

「閉嘴啦!」

佛烈德聳肩,其實心裡鬆了口氣。

不知從何時開始,獨來獨往的狼人已經習慣了跟吸血鬼結伴的生活。如果再度變回自己一個人,可能會無法承受那種寂寞。

這樣一來,愛德華的不幸反而變成他的幸運了,真是諷刺。

愛德華曾經藉著貝爾家的財力,想盡辦法尋找變回人類的方法,但現在已經完全放棄了。

應該說,就算變回人類,他也沒辦法再回到貝爾莊園,重拾他無憂無慮的大少爺生活。

雖說只殺壞人,愛德華終究是殺了人,有一次還誤殺一名無辜的女子,手上的血跡永遠無法洗清。

最重要的是,他曾經為了救佛烈德,失手殺死了驅魔署的署長,也就是好友范恩的父親。

現在愛德華已經認命,一生當個漂泊無根的吸血鬼。

但是,他真的能忍受這種生活嗎?

也許是心情沉重的關係,佛烈德忽然眼前一黑,晃了一下,他很快穩住身體,但愛德華已經一隻手按上了他的額頭。

「你又發燒了。」

「算了,沒事就燒一下,已經習慣了。」

「什麼鬼?快躺下來休息。你那藥的副作用也太強了吧?」

之前兩人身陷險境的時候,佛烈德為了脫困,服下了能夠即時變身狼人的膠囊,但那藥還在試驗階段,帶來嚴重的副作用。

他不但無法在滿月時準時變身,還時常發燒,最嚴重的時候甚至還神智不清亂咬人,造出一堆狼人,也造出恐怖的災難。

而他連續失眠好幾天,顯然也是副作用之一。

「波登,我們要不要先去找你師父問一下?這藥是他做的,他應該有辦法解決副作用。」

狼人稱呼轉化自己的人為「師父」,地位相當於吸血鬼的「造主」,但是門徒跟師父之間的關係更加緊密,跟父子關係差不多。

躺在草地上的佛烈德苦笑搖頭。

「要是讓我師父發現我跟吸血鬼結交,我們兩個就會被全世界的狼人追殺,至死方休。」

「你們狼人的規矩怎麼這麼麻煩?」

「是啊,你有沒有很慶幸自己是吸血鬼?」

「身為一個體弱多病的狼人,你的廢話實在是很多。」

「吵死了。比起副作用,你那兩匹馬才麻煩,跑得那麼慢還要停下來休息,害我累得半死。馬車就是這樣,一點都不實用,早該坐火車的。」

「你開玩笑吧?上次坐火車發生什麼事,你忘了嗎?」

「對哦!那次差點要了我半條命。還得把你龐大又沉重的身體拖到樹蔭下,流了一堆無聊的汗水。」

愛德華是在他們求學的地方,首都安提柯被阿希達轉化成吸血鬼,為了回到位在烏珥的貝爾家,兩人搭上了直達火車。

本以為在三天的車程中,愛德華只要一直躲在他的頭等車廂裡不出來就不會有事,誰知到了第二天,火車被劫持了。劫匪把頭等艙的乘客一個個拖了出來,而吸血鬼在白天沒有呼吸,沒有心跳,更沒有意識,等於是死人。

所以劫匪就把愛德華的「屍體」,從火車上扔了下去。

「那時還真是好狗運,從那麼高速的火車上被丟下來,我居然只有一點擦傷,也沒有缺手斷腿。更別提是大白天……」

聽到佛烈德的輕笑聲,他明白了。

「是你……?」

那天晚上他醒來後,佛烈德只是輕描淡寫地告訴他火車上發生的事情,他也沒多加留意。但是現在他想通了。

佛烈德在他被丟出車廂的同時跳出來,用自己的身體當盾牌保護他免於撞擊,也為他擋住陽光。

「你的確好狗運,那天是陰天沒什麼陽光,還來得及救你。如果出大太陽那就真的沒救了。」

看到愛德華的表情,佛烈德笑了出來。

「不用那麼感動,要不是那時已經當了你的保鑣,我絕對會眼睜睜看你燒死。」

「這不是感動,是欣慰。幸好我付出的巨額薪水沒有白費。」

佛烈德很想回他「薪水是你爸爸付的,錢也不多」,但他真的累了,閉上眼睛沉沉睡去。

四周一片寂靜,連馬兒都睡了,只有愛德華醒著。望著黑漆漆的原野,有種全世界只剩自己的錯覺,不禁心情有些低落。

「救命……救命啊!」

微弱的呼救聲傳進腦中,愛德華跳了起來。

成為吸血鬼之後,可以很輕易地聽見別人腦中的思緒,種種惡意妄念全都自動傳進他腦中。

一開始愛德華被各種聲音吵得受不了,在佛烈德的指導下,他學會在腦中築起一扇門擋掉雜音,只聽他想聽的東西。

但是,太過強烈的感情仍然會穿過腦中那扇門,像眼前的求救聲就是。

愛德華環顧四周,認定熟睡的佛烈德不會有危險,就飛快奔向呼救聲的來源。

這就是他成為黑衣騎士的真正原因,他無法忽視受害者心中的悲鳴。

他很快地聞到血味,同時也看到了另一個吸血鬼,和他的獵物。

那吸血鬼看起來很年輕,一頭黑色短髮,獠牙牢牢地釘在一個中年男子的脖子上。求救聲就是從中年男子腦海中發出來的。

愛德華想也沒想,一劍就朝黑髮吸血鬼刺了過去,卻瞬間撲空。

黑髮吸血鬼無聲無息地出現在幾公尺外。他的黑色大眼如夢似幻,端麗無瑕的五官看起來不超過十八歲,但以他的身手,絕不是菜鳥。

「小鬼,沒人告訴過你,搶別人的獵物很沒品嗎?」

他的聲音像春天的溪流聲,光是傳入耳中就讓人心曠神怡。

雖然這聲音如此優美,愛德華第一次被叫成「小鬼」,心裡很不愉快。

「常常有人這麼說,而我的回答一律是『不爽就來搶回去』。」

地上的男子已經沒救了,瞳孔放大,嘴裡卻還喃喃唸著:

「公爵……救救……公爵……」

「哪個公爵?」

「背……包……」說到這裡,男子就斷氣了。

愛德華打開男子的背包,找出一封信,上面蓋著巴克利公爵的家族徽章。

「陳情書?」

陳情書的內容相當嚴重:博拉瑪巿長巴克利公爵,被誣告殺害四名聖光教──現在博拉瑪巿最流行的新興宗教──的教徒,慘遭免職並逮捕入獄。法院由聖光教團把持,不分青紅皂白就判了他死刑。所以公爵向王室陳情,請王室介入調查申冤。

然而這名負責送信到首都的忠僕死在吸血鬼手上,陳情書再也到不了首都了。

愛德華忍不住狠瞪黑髮吸血鬼,後者一臉無辜地回望他。

「幹嘛?」

「因為你的關係,有人快要含冤死在牢裡了!」

「小鬼,一個靠人血為生的魔物講這種話,你不覺得很好笑嗎?」

愛德華懶得理他,把陳情書又看了一遍才扔掉。

「你該不是打算自己去博拉瑪證明那個倒楣鬼的清白吧?」黑髮吸血鬼問。

「關你什麼事?」

「我還是第一次看到像你這麼多事的吸血鬼呢。」

「你是想打架嗎?搶了你的獵物是我不好,要開打我奉陪。」

黑髮吸血鬼搖頭。

「我不為這種無聊事動手,我的人生只奉獻給愛情。」

「……」

「我好像從閣下腦中讀到強烈的不屑?」

「你講這種肉麻話不嫌噁心嗎?」愛德華俊美的臉有點抽筋。

「這是事實。我全部的心力都用來尋找失散的戀人,絕對不會浪費半點力氣去跟一個搞不清楚狀況的小鬼動手。只是提醒你一句,如果你要去博拉瑪,自己要多多保重。」

「什麼意思?」

「那一帶是幾千年前吸血鬼內戰的戰場,直到現在還是吸血鬼墳場,靠近那裡的吸血鬼沒一個活著出來的。」

為什麼?

愛德華很想問,但對方一定會回答:「關我什麼事?」

「沒錯,你還不算太笨。」

黑髮吸血鬼又讀到他的思緒了。

很顯然的,這傢伙不是簡單的角色,能力至少跟烏珥的文森和奧林同一等級。

這念頭才剛轉完,吸血鬼就噗哧一笑。

「文森?奧林?別傻了!那兩個小鬼哪能跟我比?不過你居然跟他們兩個交過手,這也挺不簡單的。你叫什麼名字?」

真失禮!

「那你叫什麼名字?」

老吸血鬼並不介意他的無禮。

「我叫邁爾斯。你也不用回答了,我已經知道你是愛德華,貝爾家族的大少爺。」

愛德華心裡一寒。這傢伙居然連他的身家背景都能輕易看透?

「你還得多磨練一下,小鬼。你有潛力,但是道行太淺,實力沒辦法發揮。好了,恕我失陪。你最好快點回去你的狼人朋友那邊,有事情發生了。」

聽到這裡,愛德華頭也不回地奔向河邊。

 

***

 

「貝爾!」

大老遠就聽到佛烈德的叫喚,和馬匹的悲鳴聲,以及某種奇怪的低鳴聲混雜在一起。

眼前的景象讓愛德華目瞪口呆。

一群人正咬著他的馬,另一群人在圍攻佛烈德。不,不是人,是吸血鬼。但是愛德華從沒見過這樣的吸血鬼。

他們每個都是臉色慘白,嘴唇是青紫色的。兩眼無神,有的甚至眼睛泛白混濁。

大張的嘴裡,發出來的只有「嗚嗚」的叫聲。就是愛德華聽到的低鳴聲。

比起吸血鬼,這些傢伙更像是恐怖故事裡的活屍。

他一劍砍掉一個吸血鬼的腦袋,其他的又撲上來。動作相當快,但是完全沒有一般吸血鬼的優雅輕巧。

「你們到底是哪來的啊?」

佛烈德連續發射好幾槍聖油彈,大叫:

「不用白忙了,這些東西根本不會講話!」

愛德華集中精神,手中長劍揮舞,輕輕鬆鬆砍掉好幾個吸血鬼的腦袋。

有一個吸血鬼中了佛烈德的聖油彈,身上著火卻還想撲過來,愛德華直接用念力把他推去撞樹。

危機解除,佛烈德收起武器。

「你用那些亂七八糟的能力用得越來越順手了。」

愛德華沒有回答。能力變強固然是好事,但也表示他離文森、奧林、邁爾斯之流的怪物越來越近了。

「啊啊,馬死了。」愛德華看著自己的愛馬,心疼不已。

由於佛烈德守護得當,馬車只受到輕微的損傷,但兩匹馬可沒這麼幸運。

「早知道就不要一直罵牠們了。」佛烈德由衷懺悔。

「看來真的得讓你來拉車了,波登同學。」

「去死吧你!」

這時兩輛卡車朝他們駛來,在馬車旁停下,車頭燈毫不客氣地直照在兩人臉上。

其中一輛車的駕駛探出頭來。

「需要幫忙嗎,兩位?」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原力Blog

台灣角川原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