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身保固的女僕與容易崩壞的我 (2)》
 

★被形形色色的女僕包圍,是夢想成真,還是惡夢的開始?

★在女僕店打工的的後宮(?)生活,繼續上演笑淚交織的精彩喜劇!

★台灣輕小說界第一人「值言」,三賽事全制霸:台灣角川輕小說大賞、尖端浮文字新人獎、東立原創大賽!

★收錄豪華的8P彩頁,給你滿滿的妄想女僕!
 

 

★內容試閱                                                                                                                                                                               

 

序幕 白鴿區的愛神

 

 

你總是看見她的身影,卻不知道她的來歷。

每天早晨九點,當你準時步入白鴿區的總車站,穿過鋪滿星灰色花崗岩的長廊後,來到車站廣場中央,你就會看到她的身影。

她停駐在一座維也納風格的藝術時鐘下,像是在等待著誰。

她相當美麗,有絲絨一般的肌膚,以及星辰一般的明亮雙眼。她嫩綠色澤的柔軟長髮,宛如春季初萌的新芽,整齊地紮成雙辮,垂在圓潤的雙肩上。

人類的髮色不可能這樣豔麗,因此你知道,她是一個機械女僕。

長達十年以來,每天她都會在車站等待。

但她等的人,卻從來沒有出現。

旅人、通勤族,以及在來往車站的城市住民們,每個人都很好奇,她究竟在等誰?又是為何而等?

即使開口詢問,她也只會千篇一律地回答:「主人讓我在這裡等。」

「說不定是某個廣告公司的噱頭?」

「她的主人不想付機械人回收金,把她故意忘在這裡了。」

「為了迎接下一個新世紀,她的主人去冬眠了,女僕的所有權沒有轉移,所以她只好繼續等下去?」

所有人都在揣測她的過去,縱然有千種說法,但沒有人能確定,自己所猜測的就是正確答案。

背負著無解的謎團,她只是靜靜地,以空洞而悲傷的目光,審視著車站來來往往的過客們。

這樣漫長而忠實的等待,使戀愛中的情侶們相信,若在她面前許下諾言,將會一生一世永不分離。

這個說法一傳十,十傳百,逐漸變成了不可動搖的都市傳說。

最後,人們乾脆稱呼她為──「白鴿區的愛神」。

 

***

 

西元二○七五年,歷經幾乎毀滅文明的戰爭,人類進入和平的大一統時期。科技發展達到前所未有的高峰,擁有少女外型和靈巧家務手腕的「機械女僕」,被普及到一般家庭的日常生活之中,成為人類的得力助手。

 

「嗚啊啊啊!好想去聽演唱會啊!」

我把耳機摘下來,趴在桌上哀嚎。

「可是沒有錢啊……沒有錢……」

我一邊可憐兮兮地嚷著,一邊從手臂間的縫隙,偷偷瞄了坐在遠處的少女一眼。

在碳纖維骨架、大型車床和培養皿組成的雜物堆中,坐著一個擁有精靈般銀白色長髮,穿著歐式連身裙,美貌到不可思議的女孩。

這個女孩,就是年僅十四歲的天才機械技師,也是這家二手機械女僕專賣店的店主──蘿蔓小姐。

「再怎麼吵鬧,我都不會給你錢去聽那個什麼『賽姬』的演唱會的。」

蘿蔓小姐無情地闔上書,接著像是小貓一樣,伸出柔軟的舌頭,舔掉玻璃杯裡的最後一點牛奶。

「我都工作那麼久了,就不能預支一點薪水給我嗎?」

因為爸媽去參加飛行船旅行團,而我又弄丟了電子銀行的金鑰,現在唯一能指望的,就只有蘿蔓小姐了。

「當初的工作協議,本來就只有約好『把工作時數轉換成一台機械女僕』給你吧?我可從來沒說過『薪水是現金』這種蠢話。」

蘿蔓小姐揚起臉,蹺起套著黑色過膝襪的雙腿。

「而且,把錢花在賽姬那種來路不明的女人身上,你在天上的爸媽知道了,會想哭吧?」

「呸呸呸!不要用這種說法啊!我爸媽明明只是去搭飛行船而已!」

「那就是在天上的爸媽啦!要不換個說法,用從女人身上賺到的錢,去買另一個女人,這錢你用得心安嗎?」

「這個說法更糟糕啊!」

總之,要生意慘澹的蘿蔓小姐破例發薪水給我,幾乎是不可能的事。

難道只能放棄去聽演唱會了嗎……

在三個月前,我的人生面臨了重大變故。

我,竟然是一個機械人。

現在存在這裡的我,是為了取代某人,而被製造出來的極精密機械人。

事實上,真正身為人類的我,早在數年前,就因為車禍而身亡了。

一直以「人類」自居的我,在得知事情的真相後,一度變得非常消沉。

喪失所有生存希望的我,卻因為受到機械人三法則的限制,就連放棄自己的生命,都沒辦法做到。

就在這時候,我邂逅了「賽姬」。

準確地說,我邂逅了賽姬的歌聲。

身為一位立志只服務機械女僕的「紳士」,在過去,我對人類女孩的所作所為,根本漠不關心。

但就在我異常痛苦徬徨的時候,我在唱片行裡聽到了賽姬的歌聲。

 

「沉在瓶子底部的你,看見光了嗎◆」

「展開受損的翅膀,朝閃爍的明天飛翔吧◆」

 

雖然只是簡單的兩句歌詞,但那溫暖清脆的聲音,就像一枝銳利的箭矢,直接射穿我的內心。

那一瞬間,心裡那道長滿荊棘、高聳又痛苦的牆崩塌了,被歌聲深深撼動的我,在回過神時,早已淚流滿面。

在那之後,我便成為賽姬的粉絲。

才華洋溢的賽姬,總是自己作詞作曲。在她創作的優美音樂裡,滿溢著勇氣和力量,搭配上少女精緻空靈的聲線,每一首歌都宛如天籟。

更何況,賽姬只有十六歲,而且還是個擁有驚人美貌的美少女。

我從腦海中的資料庫裡,搜尋出珍藏的賽姬照片。照片裡的賽姬穿著清涼的泳裝,對著鏡頭露出治癒人心的笑容。

同時具備美妙的歌喉與無懈可擊的美貌,世界上怎麼會有這麼完美的人呢?

這是我第一次發現,除了機械女僕外,人類竟然也能達到如此完美的境界。

上帝真不公平啊!

賽姬的歌聲幫助我度過人生低潮,再過一週,她就要舉行全國巡迴演唱會,身為她的死忠歌迷,我卻沒錢買票……

「啊啊,失去作為粉絲的資格了……賽姬小姐請原諒我……」

我翻著死魚眼,倒在桌上喃喃自語。

「唔呼呼!夏崎你怎麼了?被SM女王虐待了嗎?」

擁有一頭波浪金髮,身材高挑修長,面貌美如北歐女神的機械女僕華爾基麗,從一旁鑽出來,站在我身邊,不停戳我的臉。

「夏崎故障了,華爾基麗妳幫我『修理』一下他吧。」蘿蔓小姐說。

「好~用老虎鉗修理好嗎?」不愧是人類最終兵器,華爾基麗從女僕服的超短裙裡,拿出一把一人高的老虎鉗。

「先把頭轉下來看看吧?」

「我已經自行修復完成了!而且我完全不想吐槽那把鉗子是從哪裡拿出來的!」

「平常專門負責吐槽,毫無存在感的男主角竟然不吐槽了,果然應該要先把肚子打開來檢查……進入D5-檢查模式,嗶嗶。」

「吐槽跟肚子完全沒關係吧!」

「不是常有人說『滿腹的吐槽』嗎?所以負責吐槽的一定是胃部吧!如果在胃酸過多的時候吐槽,就是酸民的吐槽!」

「那胃潰瘍的時候,就會說出令人吐血的吐槽吧!不對,我為什麼要跟妳起鬨!不要過來!放下那鉗子!」

「嘿嘿嘿,肚子~打開肚子~檢查~」華爾基麗不懷好意地逼近我。

「不對喔~男人都是用下半身思考,應該先把○○轉下來檢查才對!」

一道甜美的聲音傳來,我們同時看向門口。

粉紅如同泡泡糖的雙馬尾,雖然身材嬌小,但胸圍卻豐滿到完全不放水──站在門口的,是喜歡色情笑話的機械女僕娜娜。

「嘿嘿,夏崎主人、蘿蔓主人,娜娜依約來了喔★」

娜娜充滿活力地說,不忘對著我展示露出度極高的女僕服。

「依約?」我看向蘿蔓小姐。「妳們達成了什麼協議嗎?」

「彼得先生遇到一個客人,她想訂製專屬的機械女僕,所以我們就介紹她過來。」

說到這裡,娜娜面露難色。

「那個……這位『客人』的狀況有些特別,大家要先做好心理準備……」

她的話還沒說完,樓下便傳來機械運轉的聲響。

喀拉……喀拉喀拉喀拉……

聽起來像是有個又大又重的東西,從樓下爬了上來。

令人不安的聲音持續著,並且越來越大聲,朝這裡直逼而來。

滋──

接著是一陣機械停止運作的聲音,「那個東西」停在門口,不動了。

到、到底是什麼啊?我的後背滲出冷汗。

「不好意思,打擾啦。」娜娜的主人,藝術家彼得推開門。「請往這裡走,忍冬小姐。」

在彼得的攙扶下,名叫「忍冬」的少女掙扎著,跨進門來。

之所以用「掙扎」這個詞形容,是因為她實在是非常、非常狼狽地,把自己給弄了進來。

平心而論,忍冬是一位美少女。

但她的美,卻令人感到不安。

忍冬穿著一套高級訂製服,五官生得相當出色。雖然輪廓很美,但從她身上散發出來的,卻是極為病態的美感。

她的臉龐毫無血色,眼臉下方的皮膚,微微泛著青紫。

最引人注目的,是她豆苗般幼細的雙腿上,穿了一雙及膝長靴,長靴裡正發出喀拉喀拉的聲音。

那似乎是專門為不便行走的人,所設計的機械代步器。

任何初次見到忍冬的人,都可以輕易得出一個結論:

她生病了,而且病得不輕。

「哈、呼呼,樓梯、真窄……難道這是故意、故意在凌虐本大小姐嗎……」

明明只爬了一小段樓梯,忍冬卻累得臉色發白,喘得像是要停止呼吸。

「忍冬主人是『高立歐娛樂集團』創辦人唯一的掌上明珠,是個貨真價實的大小姐喔!」

一旁的娜娜看不過去,直接跳出來替忍冬說明身分。

「忍冬主人想委託你們,幫忙製作『和偶像明星一模一樣』的機械女僕。」

「和明星一模一樣的女僕?」我大吃一驚。

有些瘋狂追星族,會想以偶像的面貌,訂製專屬於自己的機械人。

但未經同意擅自利用偶像的肖像,是犯法的行為吧?

「失陪一下!」我迅速地把蘿蔓小姐拉到一旁的房間裡去。

「你幹嘛啊?在客人面前這樣做很失禮的!」蘿蔓小姐有些生氣。

「不能接這個委託啊,之前不是有人因此被告上法院嗎?」

「……也不是沒碰過這樣的客人。」蘿蔓小姐快速地考量利弊得失。「他們要拿機械人做什麼齷齪事,我是不想管啦。不過只要讓她好好簽下切結書,我們應該可以規避法律責任,還可以乘機在這位大小姐身上大撈一票……」

「違法的事不要做啦!我還想繼續在這裡打工啊!」

蘿蔓小姐舉起右手食指,噗一聲戳上我的胸膛。

「你這傢伙,不是想去看賽姬的演唱會嗎?雖然不知道那個笨歌姬有什麼好看,但如果賺到錢,我或許會大發慈悲,提前結算這三個月……不,這半年的工資給你喔?」

「這……」我陷入猶豫。

蘿蔓小姐冷笑了一下,瀟灑地轉頭就走,在空氣中留下洗髮精的香氣。

「好啦,告訴我妳想訂製誰,我來報個價吧。」

蘿蔓小姐重新回到客廳,意氣風發地對忍冬說。

「本大小姐想訂製……」忍冬抿了抿嘴唇,握緊了拳頭。

 

「本大小姐想訂製賽姬。」

 

「咦欸欸欸欸欸欸欸欸欸──!」

我衝出房間大喊,所有人一齊看向我。

「開、開什麼玩笑!」我紅著臉大聲說。「我我我我,我絕不允許!妳一定要拿賽姬女神的機械人,做什麼髒髒的事吧?身、身為一個紳士,我有保、保護機械女僕的義、噗啊嘎痛痛痛──」

蘿蔓小姐把手肘從我的肋骨上拿開,對忍冬露出天使般的微笑。

「賽姬嗎?當然沒問題,不過當紅偶像的難度高一些,收費也會相對增加喔。」

「等、等一下!」

我摀著劇痛的肋骨站起來,下一秒,蘿蔓小姐的尖頭皮鞋重重踹上我的小腿!

「你不說話是會死嗎?」蘿蔓小姐小聲對我說,她的眼睛看起來要噴火了。

接著,她巧言令色地轉過頭,對忍冬說:

「如果要做到和真人十分相似,要花一段時間蒐集資料。一個月後交貨可以嗎?如果沒問題,這裡有份切結書,請妳簽一下……」

「給、給我等等!」我抱著小腿跳起來,指著忍冬的鼻子。

「如果妳真的是『高立歐娛樂集團』的大小姐,那賽姬所屬的『金杯娛樂公司』也是隸屬於你們集團的公司,賽姬本來就是你們旗下的藝人啊?賽姬拿妳家的薪水,妳要她到妳身邊陪妳,她敢不來嗎?根本沒必要訂製她吧?」

「這……」被我這樣一問,忍冬低下頭來。

「其實妳根本不是大小姐,只是假冒她身分的追星族吧?」

砰!喝空的牛奶瓶砸在我的頭上。

「抱歉,這個機械人壞了,因為看了太多色情網站,所以中了病毒……光看他猥褻的長相,也知道他有病吧?」

蘿蔓小姐一派輕鬆,把耳朵冒煙的我,拖向房間角落的廢鐵堆。

「不……同樣身為一個『有病』之人,本大小姐能理解他的疑惑。」

忍冬咳了幾聲,接著用顫抖的手,拿出一把藥丸,和著水吞了下去。

接著,她以微弱的聲音,開始說起她的故事。

 

忍冬.高立歐,正值花樣年華的十六歲少女,身為西岸最大娛樂產業「高立歐集團」的大小姐,她本該過著無可挑剔的幸福人生。

但命運卻對她開了殘忍的玩笑,打從出生開始,她就患有被稱為「神祕不治之症」的疾病「普魯塔克症候群」。

這種遺傳性疾病極為罕見,即使在生醫科學高度發展的今天,關於這個疾病的一切,也還是一團謎。

患有這種遺傳疾病的病人,身上的器官將會隨時間病變衰竭直到死亡。

每個病人的發病時間、發病部位以及發病症狀都不一樣,一旦得到這種病,就只能透過醫學的手段減緩痛苦,一步步邁向死亡。

從小到大,忍冬總是不斷進出醫院,所有正常的孩子能享受的童年,都與她無緣。

不能上學、不能交朋友、不能出去玩……她的人生,打從出生開始就已形同結束。

這樣的灰色人生,卻在某個時刻,灑入一絲曙光。

幾年前,集團旗下「金杯娛樂公司」新簽約的藝人「賽姬」,來到忍冬的病禢前。

兩位年齡相仿的少女,很快便成為知己好友,賽姬時常從公司的培訓中偷溜出來,到醫院探望和鼓勵忍冬。

但這樣的幸福時光,並沒有維持多久。隨著賽姬開始走紅,變成全國性的偶像之後,她再也沒來探望忍冬了。

即使忍冬向位高權重的父親要求,希望賽姬來探病,作風嚴厲的父親也會一概回絕:

「凡事應該以集團利益為優先,賽姬是追求音樂夢的藝人,而不是妳的專屬女僕,妳不該任性。」

父親冷酷地這麼說。

雖然賽姬確實很忙,但抽空來一趟醫院,也不需要花上多久的時間。

她只是不想來吧。

或許,現在的我對走紅的賽姬來說,已經不是朋友,而是個負擔了……在很多夜裡,忍冬這麼想著。

但想再見賽姬一面的心情,在日復一日孤獨且乏味的治療中,卻越來越強烈。

由於無法出門,比起與其他人面對面,忍冬更擅於使用網路交談。在一次醫療女僕突然故障後,她搜尋到網上的論壇,並輾轉認識了幫女僕畫像的彼得。

透過彼得的介紹,她找到蘿蔓小姐的店,並決心要訂製一個與賽姬一模一樣的女僕。

賽姬,恭喜妳找到屬於自己的舞台,現在的我,最不希望的,就是成為妳的負擔。

剩下的一切,就讓我獨自面對吧。

 

「嗚嗚嗚……這真是……」

聽完了忍冬的遭遇,淚腺發達的我,忍不住為她掬了一把同情之淚。

「娜、娜娜感動得都濕了……」

後面那句好像怪怪的,不過就讓我們無視吧。

總之,聽完忍冬的狀況,在場的所有人,都用懇切的目光,一同看向蘿蔓小姐。

「訂、訂製是沒問題啦。」

蘿蔓小姐連忙抬起小小的手爪,抓了抓通紅的臉蛋,她剛才該不會也很努力忍住不哭吧?

「我一定、一定會幫妳做好的,現在就可以去蒐集資料,請妳安心治療妳的病……」

後半句埋沒在快哭出來的嘟囔裡,蘿蔓小姐果然是刀子嘴豆腐心呢。

「太好了……」忍冬蒼白的臉上,綻放出淒美的微笑。

「太好了呢,主人。」娜娜微笑著對彼得說,彼得點點頭。

「對了。」忍冬像是突然想起什麼似地,抬頭看向蘿蔓小姐。「既然機械人是訂製的,那麼,是否可以加入一些『特殊』的功能呢?」

「嗯,這個沒問題。」蘿蔓小姐翻弄著投影螢幕。「我會在資料庫中,寫入醫療照護的程式,這樣她既可以作為朋友陪伴妳,也可以隨時監測妳的健康狀況。」

「……本大小姐不是這個意思。」忍冬困擾地皺起眉頭。

「那……妳不妨說說看?」蘿蔓小姐補充道:「妳想得到的功能,我都有辦法做。」

「本大小姐……呃……」

忍冬為難地低下頭,擱在膝上的素白雙手,悄悄擰緊了裙襬。

「呃……」

「不方便說嗎?喂,你們這群男生,給我出……」

「本大小姐想訂做SM機械人。」

SM?喔,我了解了,妳是指SN系列的秘書機械女僕對吧?」蘿蔓小姐翻起型錄。「SN系列的確便宜又實惠……」

「不。」

忍冬的上半身往前傾,一字一字地對蘿蔓小姐說:

「本大小姐要的是,SM機械人。」

「我知道!是SM女王!尊貴的客人要的是SM女王!」

華爾基麗突然從藏身處衝出來,興高采烈地大叫。

「笨蛋,給我回……」

「她說得沒錯!」

忍冬的臉突然亮了起來。

「就是SM女王機械人,而且本大小姐要訂製的是抖S,也就是虐待狂機械女僕。吃不下的時候,會暴力地強迫灌食,打針的時候會戳半天,就是故意不刺正確的血管,晚上能拿皮鞭和蠟燭盡情折磨我,讓我又痛又快樂,本大小姐所追求的,就是這樣的機械人喔◇」

「……」

「……」

「……」

眾人陷入沉默。

娜娜似乎想說什麼,但想了一下,沒有說出口。

彼得站起來,想發表意見,但他看見忍冬閃閃發光的表情後,又頹然坐下,把臉埋進手掌裡。

搞不清楚狀況的華爾基麗,把頭從左邊歪到右邊,又從右邊歪到左邊。

鐵青著臉的蘿蔓小姐,小巧的嘴唇無聲地顫抖著。

……受不了這沉默的尷尬,我只好出來打圓場。

「哈……哈哈,忍冬小姐,這個笑話很有趣。」我陪著笑臉。「我能理解,畢竟剛才妳說的故事讓大家都哭了,妳現在一定很希望,可以讓大家開懷一笑……」

「不,本大小姐是認真的。」忍冬正色說道。

「……」

「……」

「……」

「為什麼啊!」我大叫。「妳好好一個女孩子,為什麼有那麼奇怪的嗜好啦!」

「很、很奇怪嗎?」

忍冬感到不可思議。

「本大小姐覺得很正常啊……你要站在我的立場想嘛,只要一想到得了不治之症,我就覺得無比絕望。但有一天打針的時候,護士一個不小心,讓針頭斷在我的手臂裡,好痛好痛,實在好痛啊!但就在我全心感受著痛楚時,就不會分心去想自己有多悲慘了,這時候我才發現,原來得到痛楚的當下,也可以拋棄所有煩惱,久而久之,就養成了『痛苦=快樂』的習慣,對於悲慘的我來說,這可是不可多得的救贖呢。」

忍冬一臉平靜地把話說完。

高立歐集團的大小姐忍冬,是個貨真價實的抖M。

「吶吶,既然已經了解本大小姐的『特殊需求』,店長妳應該可以把我的賽姬,訂製成抖S的女僕吧?」

「不行!我絕對不允許!」

我一拍桌子。

「那根本不是賽姬了吧!賽姬之所以讓大家那麼喜愛,不就是因為她親切的態度嗎?積極上進又溫柔可愛,即使才華洋溢名聲響亮,對歌迷仍舊有求必應。如果變成了抖S,那根本就不是賽姬了!我不允許妳把她亂改!」

「喂喂喂,是本大小姐要訂製機械人,你應該沒有插嘴的餘地吧?還有你到底是什麼東西啊?看起來是人類,店長又說你是機械人……」

「我是紳士!一生致力守護機械女僕,偶然成為賽姬歌迷的紳士!這裡的『紳士』,指的是由中世紀英國流傳下來,贈予優雅正直男人的形容詞,絕對沒有別的意思!」

「稱號也太長了吧!還有你所謂的『紳士』,根本就是下一階段會進化成電車痴漢的蛹吧!」

「才不是蛹!我是擁有高尚情操的蝴蝶好嗎?」

「蛹不就是經過完全變態,才會變蝴蝶的嗎?你這個變態!」

「比我更變態的傢伙,沒資格說我!」

「你說這句話,就等於承認自己是變態了啦!」

明明得了不治之症,跟人吵架卻這麼有活力是哪招啊?

「好了好了,你們兩個都別吵!」

蘿蔓小姐終於看不下去了。

「話先說在前面,我不會接這個案子的。」

「為什麼?」忍冬氣得橫眉豎目。「妳剛才不是說,只要本大小姐說得出來,妳都可以做嗎?原來夢幻技師也只不過如此而已,妳的才華就跟妳的胸一樣平!」

「我、我的胸……」

蘿蔓小姐摀住自己的胸部,臉色變成像是厲鬼一樣的青色。

「最好是跟我的胸部有關!一群白癡!白癡!白癡!你們根本沒注意到最重要的問題!」

「最重要……」

「……的問題?」

我和忍冬對看了一眼,然後一齊看向蘿蔓小姐。

「最重要的問題是什麼?」

「唉,真是一群笨蛋,笨得跟原始人一樣。」

蘿蔓小姐擺出天才技師的高姿態,雙手抱胸。

「『會鞭打人的機械人』,本身就違背了『機械人三法則』的第一條,『機器人不得傷害人類』,所以根本無法製作出來啊。」

「啊……對喔。」

「我怎麼沒想到呢……」

吵得轟轟烈烈的我和忍冬,突然冷靜了下來。

好不容易上門的生意,就這樣告吹了。

 

在送失望的忍冬離開後,我又回到店裡。

蘿蔓小姐已經回到座位上,繼續閱讀桌上的書。

真是太失敗了……當學徒當了那麼久,我竟然沒有注意到,有SM傾向的機械人,因為違背了三法則,在技術上是不可能製作的……

我訕訕地蹲在地上,整理被華爾基麗弄亂的用具器材。

此時,一個靈感在腦裡迸發。

「蘿蔓小姐!」

「幹嘛?」聽到我的叫喊,蘿蔓小姐抬起頭來。

「如果製作『不直接傷害人類的機械人』,是不是就可以了呢?」我說。「以前在店裡的露莎卡和吳爾芙,她們都有使用『言語』罵過人類,可見三法則對『言語是否會對人類造成傷害』的認定很模糊吧?如果製作一個機械人,可以用各種惡毒的話辱罵忍冬,說不定就可以符合她的要求了!」

「嗯,雖然你慢半拍才想到,不過的確是這樣沒錯。」

蘿蔓小姐低頭繼續讀書。

「其實,只要確立『純屬娛樂,不傷害人類』的前提,要做出可以鞭打、繩縛人類的機械人,對我來說也非難事。可是……」

「可是?」我追問下去。

「可是,本大小姐才不要幫罵我『平胸』的傢伙工作。」

……原來是在意這個啊。

話題到這裡就中斷了,十分鐘後,蘿蔓小姐又抬起頭來,以很鄭重的口吻對我說:

「仔細一想,忍冬的胸部也沒多大嘛。」

「唔嗯……好像是這樣沒錯。」我姑且這樣回答。

饒了我吧,我完全不想跟一個蘿莉,討論另一個女生的胸部大小啊。

「我現在只有十四歲,胸部才剛開始發育。」蘿蔓小姐很認真地說。「而且我養成了喝牛奶的習慣,將來一定會發育得很好的。」

……看來她比想像中更加在意啊。

這時候,店舖的大門又再度被打開。

一個穿著黑色套裝,戴著無框眼鏡,看起來相當精明幹練的美女大姊姊踏入大門。

「歡迎光……」話還沒說完,大姊姊馬上對我投來利刃一樣的目光。

「這裡是蘿蔓機械商店吧?」推眼鏡。

「是、是的……」

她的氣場實在太有壓迫感,被她盯著,我的語言功能簡直就要當機。

接著,大姊姊從包裡拿出一本超厚的資料夾,開始刷拉刷拉翻閱起來。

「根據我的調查,這家商店的店長威莉.蘿蔓,雖然年僅十四歲,卻是技師界公認的天才。我說得沒錯吧?」

「當然囉。」蘿蔓小姐驕傲地挺起沒什麼料的小胸部。

嗯,雖然未來會長大,但現在的貧乳的確沒什麼看頭啊。

「我有一件相當緊急的任務,要委託給妳。」

美女大姊姊熟練地掏出精美的名片匣,遞給我們名片。

「在說明委託的具體內容前,請先容我自我介紹,我是金杯娛樂公司的莫妮卡.布朗。」

她停頓了一下,才繼續說:

 

「同時,我也是當紅歌手『賽姬』的專屬經紀人。」

,
創作者介紹

原力Blog

台灣角川原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