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有機娘!?》
 

★「2015角川輕小說夏季新人王」得獎作品!!
★動漫宅回老家種田變猛男,高麗菜化身神祕美少女!?
這、這難道就是傳說中的種田文?
★由知名插畫家KAWORU擔綱繪製萌度滿點的插畫!
【隨書附錄】高麗菜少女角色卡&全新繪製精美拉頁海報

 

 

★內容試閱                                                                                                                                                                               

 

第一耕 有機娘現身?不,這不是機娘

 

 

那麼,請容我再次重申一次。

我史非宇,是個徹頭徹尾的宅男。

身為宅男的其中一個明顯特徵,就是當眼前突然發生了一個超乎常理的現象時,我的腦袋會自動根據過去接觸動漫作品的經驗來進行分析。

這就是所謂的「動漫腦」是也。

然而,要是這個現象就連從動漫的角度都無法分析呢?

「……不對。」

就會像現在這樣陷入混亂。

當機。

一發不可收拾。

「這樣不對!有違『動漫邏輯』!」

「動漫……邏輯?」少女一臉疑惑。

我推了下眼鏡,隨即雙手握拳、激動地說:

「照理來說,這樣憑空出現的妳見到我時所說的第一句話,應該是『你是什麼人?這裡是哪裡?』」

「當然知道啊,你是非宇嘛。而這裡是青山村不是嗎?」她彎起形狀好看的嘴角。

「什麼,竟然不是失憶哏!」

我瞪大雙眼,滿臉的不可置信:

「那麼應該說的是『你就是我的主人嗎?』」

既然穿著像個女僕,那麼喊聲主人也是很合理的。

「主人?」

少女歪了歪頭,然後面露苦笑。

「雖然感覺有點相近,但我們好像不是這樣的關係吧?」

「什麼,也不是召喚哏!」

我更加吃驚:

「那麼難道是『終於見到你了,勇者啊!』……」

眼前這一臉愛睏的陌生少女,不但沒失憶沒被召喚也不是從異世界跑來尋找勇者,看來也不像是為了報恩或整人,那麼到底該怎麼解釋她的出現呢?總不會是為了就近監視擁有招來各種厄運的體質的我,而降臨凡間的天使吧!

「那個,其實我是這片田裡面的高麗菜化身而成的精怪。」

大概是意識到這樣下去沒有結果,這名少女挺身站起,主動開始解釋:

「所以包括從阿公種下我開始,經過你每天的照顧直到現在的事,我全都知道唷。」

精怪,或者說是妖怪、妖精,是存在於許多古老文明中的傳說生物。

萬物皆有靈──很久以前人們就認為動物、植物、礦物甚至人造物,只要經過長時間吸收天地間的靈氣,就會獲得和人類相近的外貌與智能。

不過,等等!給我等一下,腦中的維基百科!

重點在於為什麼她會從田裡冒出來?而我到底又該拿她怎麼辦才好呢──

我抓著腦袋呻吟半晌,最終回歸沉默,「啪」的一聲,雙手合十。

「看樣子妳還是回歸大地比較好,正所謂『入土為安』是也。」

「欸欸~~為什麼?」

「對於連自認身為滿等宅男、宅中之宅的我都無法理解的現象,只好當成沒發生過這回事了──沒錯,就跟美國打死不承認外星人的存在一樣!」

我這麼嚷著按住少女的肩膀,企圖將她壓回地面。

不用想也知道,少女馬上開始激烈掙扎。

「你要做什麼?不要,請你住手!」

「在這種鳥不生蛋的地方,叫破喉嚨也不會有人來救妳的,桀桀~~我早就想說一次這句名台詞看看啦!」

然而不巧的是,這時碰巧來了個不速之客。

只聽不遠處「叮鈴鈴」數聲鈴響,穿著高中制服的佳卉騎著腳踏車出現了。

在她腳踏車後方的置物架上頭,蹲著一隻白色羽毛、紅色肉冠的大公雞,雄糾糾氣昂昂,頗有「我看在座各位都是垃圾」的氣勢。

「宇哥!你的高麗菜要開始收成了嗎?阿公叫我順路過來看看──咦?」

當佳卉看到空蕩蕩的田地中立著一顆小屋般大的高麗菜,再看到雙眼發紅的我,正企圖將一個哇哇叫著的陌生女孩壓倒在地……

「殺、殺人呀!」

這丫頭立刻高聲尖叫。

「不是殺人!這只是讓不該出現於世上的難以名狀之物,回到她應該存在的世界去!」

「嗚嗚~~救命!」

「我弄錯了,強、強姦呀!」

「沒錯佳卉──不對,錯了!完全不對!」

「怎樣都好,嗚嗚~~總之可以先放開我嗎?」

就在這時,一直蹲伏在腳踏車置物架上的公雞動了。

「沃沃沃!」

公雞扇動雙翅,以宛如鋼彈動畫中將鋼彈彈射出母艦般的驚人氣勢猛力撲向我,朝著我的腦袋就是一連串猛啄!

「好痛好痛好痛……啊!閣下難道是走敏爆刺、專衝攻速的路線?好痛好痛好痛……」

這樣混亂的場面,一直持續到佳卉跑過來大叫「暫停」才終於結束。

 

§

 

二十分鐘後,位於田地旁用木頭和鐵皮搭成的簡易工寮裡。

在終於搞清楚緣由的佳卉以及心有餘悸的神祕少女面前,頭腦完全冷卻下來的我正五體投地地認錯。

那隻大公雞則像是在逼迫我低頭那樣,蹲在我的腦袋上──還不快下來,我的髮型可不是雞窩頭啊!

「非常非常對不起。」

「真是的,宇哥,你到底在想什麼?竟然想把活生生的女孩子埋進土裡面!害我也嚇了一大跳。」

佳卉氣鼓鼓地訓斥,而我則是完全無法辯解,只能不斷道歉。

「不要緊的,我沒事。」

身為受害者的那名少女,倒是反過來安慰我這個加害者:

「因為我突然從田裡出現,才嚇到非宇了吧,是我不好。」

「抱歉,純粹只是我一時之間SAN值見底了。」

「什麼SAN值啊,宇哥你又來了。」

佳卉無奈地嘆了口氣,接著雙眼放光地轉向神祕少女:

「不過這位姊姊,妳竟然是高麗菜變成的?真不敢相信,怎麼會發生這麼神奇的事!感覺好像以前看過的童話故事裡出現的花仙子唷!」

「花仙子嗎?也許就像那樣,不過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變成這副模樣就是了。」少女笑著回答。

「哼哼,萌擬人化在動漫界可是歷史相當悠久的是也。從古神到外星人,從細菌到戰艦都有的說。」

「宇哥……」

佳卉像是懶得繼續說我,白了我一眼後又問那少女:

「話說姊姊,妳叫什麼名字呢?」

「呃,我其實沒有名字……」

「麗子。」我順口便說。

「「咦?」」佳卉和少女一齊愣住。

「因為是高麗菜變成的,所以就叫麗子。」

「這太隨便了吧!」佳卉叫道。

「噗噗噗,這可是有憑有據的命名方式啊。順便一提,高麗菜並非代表從高麗──也就是韓國來的,實際上這種蔬菜原產自地中海一帶,『高麗』就是從當地的發音演變而來,比較正式的名稱則是『捲心菜』或『甘藍菜』。以上資料來自維基百科。」

身為一個專業宅男,適時進行解說是必須的。

「可是怎麼聽起來好像日本人的名字。」

「沒、沒辦法啊!大家都心知肚明,日式人名比較容易掰!不然妳覺得取菜市場的外國人名,像妮娜莉娜菲娜比較好?還是走文青風的翠茗初蕊珉玥?」

「……」

佳卉的眼皮略為合攏,用像是說著「這個人真傷腦筋啊」的表情望著我。

「……那妳倒是說說,把我頭髮當窩的這傢伙叫什麼?」

「『麥克』啊。」

「聽起來也很隨便嘛,像是沒了腦袋還能四處趴趴走的妖怪……好痛痛痛!佳卉快把妳寵物的自動攻擊關掉啊!」

頭頂又是一陣劇痛,我感到自己的血條再次快速減少──這傢伙難道前世是啄木鳥嗎?

「才不是什麼妖怪雞呢!」

佳卉立即抗議:

「我只是看到電視廣告裡有種叫『麥克雞塊』的食物看起來很好吃,才會取這個名字的啊。」

「感覺妳比我想的更過分!」

話剛出口,頭頂的麥克便「沃額」地長叫一聲。

「這傢伙不會想在我頭上拉屎吧……痛痛痛!」

「我家的麥克很乖,才不會做這種事!」

「『我家的小孩很乖,才不會做這種事』……聽起來就像……痛!小孩幹壞事後……好痛!家長為小孩辯解……痛死啦!的一貫說詞!」

「好啦好啦,麗子這個名字,我覺得滿好的呀。」

麗子笑著打個圓場,然後對我們兩人點頭行禮。

「那麼,以後我麗子就要麻煩兩位多多照顧囉。」

「好,麗子姊,以後我一定會常常過來找妳玩!」

佳卉開心地拉起麗子的手,接著猛然像是想起了什麼,臉色微變地大叫:

「哎呀,差點忘了還要上學呢!那麼宇哥和麗子姊,我要先走囉。」

按著滿頭包的我見狀,趕忙補上一句:

「佳卉,記得別把這件事隨便說出去啊,這件事得好好保密才行。就連妳阿公也別說喔!」

「我知道了啦。」

佳卉跨上自己的腳踏車,而麥克也隨即放開我的腦袋,咯咯叫著跳回腳踏車後方的置物架。

「宇哥、麗子姊,掰掰!」

「路上要注意安全唷。」

「賽唷娜拉!」

話說回來,這丫頭好像打算把公雞帶去學校?把那種生物兵器帶去真的沒關係嗎……

 

§

 

目送佳卉騎著腳踏車風馳電掣般離開後,我垂下雙肩,滿懷遺憾地哀嘆:

「嗚耶……其實我比較想要貓耳機娘的說……」

我的畢生心願,就是在下著雨的陰暗城市一角,從堆積如山的垃圾當中撿回一架被人惡意遺棄的貓耳機娘;或者幸運抽獎得到了某日本大廠最新生產的女僕型貓耳機娘,放在龐大的包裹裡面寄到家中;又或是突然有個自稱是我未來妻子的貓耳機娘出現在我面前,為了保護我不被邪惡組織殺害而戰……

以上希望全部落空的我回到現實後,只能哭喪著臉,瞪著除了那顆超大型高麗菜之外,一片空蕩蕩的田地。

「而且這下子高麗菜的收成都沒了,剩下的存款根本不夠買稻種的錢啊。」

稻種,就是用於種植的稻穀。

每年在農曆過年前,也就是二月初的立春時分,差不多就是農民們開始進行插秧的時候。

記得阿公說過在插秧之前,還得保留約一個月左右的育苗期,確定秧苗的幼苗能順利成長。

現在已經是十二月中旬,換句話說,我得在一月開始之前設法弄到稻種。要是錯過了插秧的最佳時機,收成時的結果將會大受影響。

不,千萬別說那顆巨大高麗菜可以拿來賣錢,人家鐵定會以為那是輻射汙染的產物,說不定吃了會變成某種力大無窮的綠皮凶暴巨人之類的……

「而且還有阿公的醫藥費,生活費,水電等各種支出……」

「真的很抱歉,都是因為我……」

麗子一臉歉意地望著我,我只好擺擺手:

「不算妳的錯啦,這又不是妳主動造成的……應該吧?」

這個奇怪現象的原因,確實有必要搞清楚才行。

我可不像那些對作者隨便掰出來的奇葩故事設定毫無疑問的主角們,眼前發生了這種即使身為資深宅男的我都從未聽聞過的變異,絕不能就這樣置之不理。

這可是阿公的寶貝田地,要是無端長出什麼莫名其妙的鬼東西,麻煩可就大了。

思考至此,我對麗子說:

「妳出現的原因之後我會好好弄清楚的,但現在看起來,也只能先帶妳回家去啦……不過田裡的菜消失的事,可得想個好理由跟阿公解釋才行。」

「那個……」

麗子想了想:

「如果是消失的蔬菜,或許我有辦法恢復原狀。」

「嗯?妳要怎麼做?」

「我試試看,像這樣──」

麗子深吸口氣,將雙手伸向農田。

從她的手心散發出一陣淡淡的碧綠光芒,接著田裡的土壤像是與之呼應般,也發出了相同的微光。

只聽嗶嗶啵啵一串輕響,才不過數分鐘,田裡面便冒出了許多排列整齊的高麗菜幼苗。

「這是凝聚了大地的精氣所做出來的菜苗,和一般的菜苗是完全相同的。」

麗子輕輕擦去額頭上的汗珠,對我一笑:

「這樣再過幾個月後,還是可以收成的。」

「原來如此,是自然系的德魯伊法術『生命之種』嗎?」我這樣對她的力量進行解析。

「德、德魯伊?」

很明顯麗子沒聽過這個名詞……好吧。

「總之辛苦妳了。這樣一來,起碼不用擔心沒有菜能賣啦。」

「哪裡,畢竟對你造成了困擾──」

「沒事沒事,那麼回家吧。嗯……該怎麼跟阿公解釋妳的存在呢?」

為了等下能夠向阿公解釋清楚,我開始構思麗子的人物設定。

之前雖然花了不少功夫,但我依然成功說服阿公我就是他的孫子,這次一定也沒問題的。

 

§

 

回到家走進客廳一看,已經起床的阿公正坐在客廳內的木製長椅上頭,戴著老花眼鏡翻看今天的報紙。自從不用下田後,阿公每天都像這樣過著悠閒自在的日子。

「阿公,我回來了!」

「阿宇啊,今天怎麼這麼早就回來?」

阿公放下報紙,看見我身旁有個他從未看過的女孩,頓時愣住了。

「阿公早安。」麗子微微躬身。

「咦,這個女孩子又是誰?」

「這位是麗子,她是……」

我將剛才在回家路上跟麗子擬好的人設全數搬出。

「她是阿公您很久沒有聯絡的表弟的姪子的女兒,您表弟的姪子年輕時就跑到日本去工作,在那裡娶了個希臘人當老婆,生下的女兒就是麗子,很久以前家族團聚時還給您抱過,不過您應該沒有印象了;麗子長大後回國學中文,因為很喜歡青山村的鄉村風景,所以想要在這裡暫時借住,大致上就是這樣。」

簡直天衣無縫,完全找不到任何破綻!這個人設我非常滿意,滿分。

「這就叫下鄉,long stay~~最近正夯。」我又補了一句。

想不到──

「喔,原來妳就是麗子啊!真是好久不見。」

聽完後,阿公竟然開始以流利的日語問候麗子。

「最近過得好嗎?呀,想不到都長這麼大了,時間過得真快,麗子也成長為一位標緻的美人啦。」

「那、那個……」

對於阿公的日語,看得出來麗子是半句也聽不懂,只能尷尬地笑著。

慘、慘啦!都忘了阿公受過正統的日本教育,反而讓他誤會啦!

我背後直冒冷汗,還好我當機立斷,趕緊又補充說明:

「阿公啊,最好多用國語或本地語跟她交流,這樣才能幫助麗子學習。」

「喔,喔。」

阿公摸摸腦袋,像是勉強接受了我的說法。

奇怪了,身為一介宅男,喜歡取日本人名難道錯了嗎?

為了不讓阿公繼續東問西問,我趕緊鑽進廚房開始準備早餐。

今天的早餐是從佳卉家買來的饅頭和豆漿。除了種田與養殖牲畜,佳卉的爸媽還在村子裡經營著一間早餐店,兼營豆漿和豆腐等豆類製品的批發生意。

我和阿公的早餐一向都是這些饅頭豆漿和清粥小菜交互輪流,沒什麼特別的變化。

剛開始這種簡單清淡的食物對大學時期天天嗑漢堡奶茶的我實在難以適應,但在這樣的鄉下地方,沒辦法讓你挑三揀四。

飯吃到一半,阿公忽然開口:

「阿宇啊,你最近學校讀得怎樣?」

「普通啦,還可以。」

有時阿公會以為我還在念高中,才會有這樣的問答。

這三個月以來,記憶錯亂的阿公時常會說出一些牛頭不對馬嘴的話,但已經逐漸習慣的我,現在也能夠自然且迅速地進行應對。

「好,很好,最好畢業後能夠考上外地的大學。」

阿公揮舞著筷子說:

「我種了一輩子的田,書沒念多少,最後也沒什麼出息,仍舊只能守著祖先留下來那塊沒什麼價值的土地。未來咱們史家能不能夠發揚光大,就要看阿宇你了啊。」

很可惜,阿公。

你孫子也沒什麼出息,大學畢業後還是跑回來種田了。

「吃飯吧阿公,東西都要涼了。」

我將頭埋進豆漿碗裡,中止了這個話題。

 

§

 

和阿公與麗子吃過早餐後,為了弄清楚自己的田裡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我從櫥櫃中拿出一柱香,來到村子裡的小土地公廟。

阿公曾經說過,土地公就是管理當地土地的神明,祂應該能為我解答心中的疑惑。

青山村的土地公廟就座落在一株百年老榕底下,看上去像是個迷你版的廟宇。用紅磚砌成的外牆已經因為年代久遠而剝落不少,但大概是時常有村民來這裡整理環境的緣故,所以廟裡看起來還算乾淨。

在半間房間大小的狹小空間裡只擺了張簡易的小供桌,上頭供奉著一尊外漆有些斑駁的土地公塑像,塑像前方有個小香爐,這些就算是廟裡所有的擺設了。不知為何,香爐旁邊還放著一台老錄音機和幾捲錄音帶,看起來實在有些突兀。

「土地爺啊,請告訴我,我家的田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

我無視那些錄音帶,按照小時候阿公教的方式拈香祭拜,將香插進香爐裡。

一縷輕煙裊裊升起,又等了約半分鐘左右,只見一道金光從眼前閃過,有個慈眉善目的老人身影憑空出現。

想必祂就是這裡的土地公了──

「……阿納答、答咧(你誰啊)?」

我看清老人樣貌後,立即一臉驚恐地自動切換成宅男模式。

老人和我印象中的土地公相差太遠。他頭上綁著一條土黃色的頭巾,身穿水牛皮背心、花格襯衫與牛仔褲,手上抓了把好像是叫「月琴」的傳統樂器;更可怕的是,這老人還戴著一副大墨鏡,垂至胸前的長鬚更打成了一條麻花辮。

這誰啊?哪國來的怪阿伯?說好的黃袍和拐杖呢?

「少年,你是村口史家的小孩吧?吾可也聽得懂日語。」

老人撥動幾下月琴的琴弦,緩緩道:

「吾正是此地土地公,今日喚吾前來,有何事相詢?」

「呃……」

好吧,就當祂是貨真價實的土地公吧。

我如此心想,把田裡發生的怪事向土地公說了一遍。

「……原來如此,此事還且聽吾從頭道來。」

土地公又撥了幾下琴弦,高聲唱道:

 

自古天地靈氣 匯聚汝家田地

積聚數十甲子 使得草木成精

幸而有汝盡心力 辛勤耕作 照料田地

田中作物感激汝 意念漸生 化為人形

此女性情溫和 不致傷人

少年莫要驚慌 此乃天意也 此乃天意──

 

「所以說,就只是單純因為恰巧我家有塊很好很強大的田是吧?」

好不容易才聽懂土地公唱的內容,我雙手抱胸想了一下,又問:

「那請問土地爺,為什麼之前我阿公種田種了幾十年都沒發生過這種事,我才種了三個月,就長出個女孩子來?」

登登登登,土地公彈了一陣後,這才緩緩開口。

「天機不可洩露。」

「……」

有說跟沒說一樣。

我還想問得更清楚點,眼前卻又一道白光閃過。

有個身穿黑長袍的外國老人手持一把古典吉他,緩緩從白光當中走了出來。

「阿土,該再來練練新的曲子了……咦?」

那外國老人看見我,不禁驚呼一聲。

「蘇、蘇神父?」我張大了嘴,比對方更加驚訝。

「哎呀,這不是阿宇嗎?不是在北部念書嗎,怎麼回來了?畢業啦?」

外國老人笑咪咪地向我靠近。我確信眼前的老人正是鄰近教會的蘇神父,他是個義大利籍的傳教士,待在青山村裡服務至少有四十年以上。

但照理來說,神父應該去年就已經過世了才對。

「神父,您還活著?不會吧?」

「哈哈!的確,原本我應該已經回到了主的懷抱裡。」

蘇神父笑著解釋:

「但大概是我對這塊土地有著深厚的感情,所以現在還能像這樣站在這裡,繼續看顧我所愛的人們。」

「凡諾對此地奉獻良多。」

土地公接口,凡諾是蘇神父的名字:

「天庭感其遠離家鄉數十載,嘉惠青山子弟無數,便令凡諾死後昇仙,與吾一同管理青山村。」

「呃,這樣好嗎?神父不是信上帝的嗎……」

「天庭有功則賞,無關信仰、國籍、人種。」土地公回答。

「Perfetto!說得真好,阿土!」

蘇神父抓起吉他,迅速用手指在琴弦上刷了幾下。

「就是因為這樣,不管是信奉玉皇大帝還是上帝,你和來自於世界另一端的羅馬的我,還是能像現在這樣一起演奏。」

「多虧凡諾帶來許多鄉村搖滾的樂曲,吾才得以體會遠方異國音樂的神奇。」

「這就是我們青山村雙神鄉村搖滾團體,『THE.FIELD』!」

「謬即刻!」

土地公袍袖一揚,供桌上的錄音機便自行啟動,放出一段節奏緊湊的配樂。

鏗鏗鏗、登登登……

「阿宇,來聽聽我們的演奏,發表一下看法!」蘇神父陶醉般閉起眼睛嚷道。

「不、不好意思,我還有事,先走了……」

在兩位神明激烈的彈奏聲中,得不到想要答案的我只能摸摸鼻子,匆匆離開了小土地公廟。

結果還是沒搞清楚麗子到底是怎麼冒出來的。

這整件事還真是吊詭,處處挑戰著我熟知的動漫邏輯……

嗯,難道這就是所謂的「伏筆」嗎?

算了,得不到答案也沒辦法。

既然土地公都保證沒問題,只要阿公能接受麗子的存在,沒出什麼差錯就好。

我決定像個飛向宇宙浩瀚無垠的柱之男那樣停止思考。

反正想得再多,田裡也肯定沒辦法種出貓耳機娘。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原力Blog

台灣角川原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