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行騎士 (3)(完)》
 

★《闇之國的小紅帽》Killer,獻上吸血鬼與狼人相依相存的異色物語!

★備受期待的輕腐系吸血鬼物語,禁忌的最終章將揭露吸血鬼源起之謎──

★特地邀請《妖怪公館的新房客》插畫家「謖」繪製封面插圖與人物設定!

★【首刷附贈】「范恩」、「梅蒂」角色書籤卡2張!

 

 

★內容試閱                                                                                                                                                                               

 

Chapter 01      死亡天使之夜

 

 

深夜的田野一片寂靜,原本還有些夜行的小動物會出來活動,現在全都躲在巢穴裡不敢動彈。

因為牠們全都察覺到,夜晚的帝王要經過了。

帝王黑色的身影像箭一般地掠過,在風中留下濃烈的鮮血和死亡氣息。

唯有夜視力最強的野貓,可以看見那黑影原本華貴的黑色大衣沾滿了塵土,精雕細琢的臉龐上滿是驚惶與焦慮,完全沒有「帝王」的威儀。

原本全力狂奔的吸血鬼停下腳步,四處張望。

吸血鬼即使在一片漆黑中,也可以看清四周。但是此時,他完全看不到那個人的蹤影。

他的嗅覺不夠強,沒辦法憑著氣味找到目標。之前吸過那個人的血,跟那人建立起較強的連結,敏銳的直覺一開始還可以為他指出方向,現在已經到極限了。

那個人就像煙一樣消失在空氣中,什麼痕跡都沒留下。

吸血鬼赤紅的雙眼幾乎要燒起來,他孤伶伶地站在田野上,一時有種錯覺,彷彿這世上只剩他一人。

「波登,你到底跑到哪裡去了啊!」

 

***

 

一切的噩運,都是從博拉瑪那個倒楣的地方開始的。

幾天以前,吸血鬼愛德華.貝爾和他的狼人搭檔佛烈德.波登,在古城博拉瑪市郊的地下祕密基地裡,和女吸血鬼梅蒂展開一段非常離奇的對話。

「妳說妳是……吸血鬼王?真的假的?」

愛德華不敢置信。

雖然之前已經聽說過,吸血鬼王是個好吃懶做、混吃等死,不愛爭鬥只愛玩的和平主義者,但是,再怎麼說仍然是吸血鬼世界的帝王,沒有人敢反抗的強者,氣勢應該很強啊!

而眼前的梅蒂──全名是梅賽蒂絲──紮著亮麗的金色雙馬尾,雙頰紅潤,湛藍的眼眸閃閃發亮,一看到帥哥就會做出種種失控行為。

這樣的人怎麼看都只是個非常普通的,青春洋溢的花痴女吸血鬼,怎麼可能會是鬼王?

梅蒂翻個白眼。

「騙你幹什麼?我自稱吸血鬼王有什麼好處?又不是什麼了不起的頭銜。」

不是了不起的頭銜?

愛德華非常確定這女人腦袋壞了。

佛烈德提出另一個疑問。

「既然如此,妳應該叫做『吸血鬼女王』吧,為什麼大家都稱妳『鬼王』?」

「沒辦法,因為他們拱我出來當老大的時候,世界上還沒有『女王』這個字眼,所以就叫鬼王啦。其實人家最希望別人稱我為『天下第一美女』,但是都沒有人願意這樣叫我,真討厭。」

愛德華終於明白,為什麼每當他用「他」來稱呼鬼王時,烏珥的千年吸血鬼奧林都會露出奇妙的表情。

看到自己這個菜鳥弄錯鬼王的性別,奧林大概覺得很有趣吧。

「哎呀,這個不重要啦。沒想到現在居然又誕生新的二代耶!而且長得這~~麼可愛!」

轉瞬間梅蒂已經來到愛德華面前,在他臉頰上又捏又揉,簡直把貝爾少爺的俊臉當成了麵糰。

「身高、臉蛋都合格,聲音也很好聽,很好!我承認你有資格當我弟弟!來,快叫姊姊!」

──活了幾千年的老妖怪還好意思自稱姊姊……

梅蒂的手勁加重。

「你說什麼?」

「偶嗄麼歐每唆(我什麼都沒說)……」

這樣辯解當然沒用,鬼王的讀心能力可不是開玩笑的。

眼看愛德華的臉快要腫成兩倍大,梅蒂才不甘不願地放手。

「什麼嘛,人家誠心誠意想要好好疼愛新來的弟弟,弟弟居然這麼冷淡!太過分了!」

愛德華開始懷念家中的五個姊姊,包括跟他水火不容的克莉歐。至少她們都很正常。

「裝可愛也沒用,妳會被選為鬼王,不就是因為妳在內戰的時候把其他二代全部殺光了嗎?所以赫菲里才會這麼恨妳,搞出那麼多事情。妳的疼愛我可消受不起。」

二代,指的是直接由始祖吸血鬼阿希達轉化的門徒,也就是二代吸血鬼。

幾千年前,古城博拉瑪爆發了慘烈的吸血鬼內戰,因為二代吸血鬼羅爾西自稱為「光明神」,意圖建立屬於自己的帝國,引發許多連鎖效應,最後二代吸血鬼幾乎全滅,只剩下鬼王梅蒂一人。

因此羅爾西的門徒,三代的「古堡之鬼」赫菲里對鬼王和她的手下恨之入骨。連帶著給愛德華和佛烈德帶來許多麻煩。

面對他的指控,梅蒂無奈地翻了個白眼。

「你到底有沒有在聽人講話?我剛剛就說了,內戰的時候我一直躲在這裡發抖,根本沒參戰啊。誰要去戰場那麼難看的地方?血腥就算了,到處都是斷手斷腳的噁心屍體,怎麼配得上我這樣的美女呢?」

佛烈德不太相信。

「妳真的一直躲在這裡?完全沒動手?」

梅蒂偏著可愛的金黃色腦袋,很努力地想了一下。

「嗯,我好像有一次出去找血喝,碰到幾個醜八怪來攻擊我,被我打飛了。」

「妳明明就有參戰嘛!搞不好羅爾西就是被妳宰掉的!」

愛德華忽然想到:從他認識梅蒂開始,就一直看到她尖叫、逃跑、躲在地洞裡,一副沒用的德性。但是身為鬼王,實力一定強得不得了。不曉得她到底有什麼本事?

梅蒂微微一笑,換了副甜蜜的語調。

「親愛的佛烈德,我現在覺得有點低落,請你來親親我的臉頰好嗎?」

愛德華正要嗆她幹嘛沒事性騷擾,佛烈德居然真的起身,在她臉上輕輕一啄,又走回原位坐下。

愛德華驚恐地看著他。

「波登,你在幹什麼?」

佛烈德莫名其妙。

「什麼幹什麼?我只是……」

他頓時驚覺:等等!他居然親了吸血鬼王!

一聽到梅蒂甜美的聲音,他立刻失去思考能力直接照做,如果不是愛德華質問他,他根本沒有察覺異狀。

梅蒂的特殊能力是──心靈控制。只要輕輕柔柔的一句話,不,搞不好根本不用開口,無人能反抗她。

愛德華和佛烈德同時倒抽一口冷氣。

這種對手,他們根本贏不了啊!

要是她說「你們兩位把自己心臟挖出來吧」,他們兩個鐵定……

梅蒂搖手。

「兩位,我知道你們都很愛慕我,但是要把心臟挖出來獻給我就免了吧。以前邁爾斯就對我說過這種話,那時聽了超感動,現在一想到就頭皮發麻。」

「不要以為每個人都跟邁爾斯一樣瘋好嗎?」

邁爾斯是三代吸血鬼,自稱「為愛而生的男人」,滿腦子想著要找到他下落不明的情人。

他的另一個堅持是「不准任何人與鬼王為敵」,否則殺無赦。

現在理由終於揭曉:鬼王就是他的情人。

梅蒂輕輕撥了一下頭髮,露出迷人的微笑。

「說到邁爾斯嘛,愛德華,你身上的傷怎麼樣了?」

兩人頓時想到一件很不妙的事:由於愛德華堅持要挑戰阿希達,犯了鬼王的大忌,所以身上被邁爾斯戳了個大洞差點沒命,血直到剛剛才止住。

而現在,鬼王本人就在他們面前……

梅蒂的笑容依然甜美,湛藍的眼睛卻變冷了。

兩人在鬼王面前根本無法隱藏思緒,所有的來龍去脈被梅蒂讀得清清楚楚。

「你們兩個似乎為了我的達令受了不少罪哦?真是辛苦了。」

「誰是妳的達……」愛德華頓時明白:「妳是指阿希達吧?」

「達令就是達令。別人都用一堆難聽的名字叫他,什麼麼阿希達,再不然就始祖,無聊死了。聽好了,我都叫他達令小親親小寶貝,簡稱『達令』。」

愛德華和佛烈德想著同一件事:她根本不需要動手攻擊,光靠這些肉麻話就足以讓他們兩個不支倒地了。

「是,我知道妳很喜歡他。但是他跟我們兩個有不共戴天之仇,一路上老是有人要我們放下仇恨不要報仇,不要跟他為敵,但是……」

梅蒂打斷愛德華。

「我才不會說那種話。放下仇恨?要放去哪裡?達令害你們家破人亡吃盡了苦頭,對你們來說他就是惡運的化身,你們就算追殺他到天涯海角也是很合理的。」

兩人都沒想到她會這麼說,呆了一下。

不過她當然還有下文。

「不過呢,達令對我來說是全世界最重要的人,如果有人想傷害他,就必須先過我這關,這也很合理,對不對?」

她表情很平靜,但愛德華和佛烈德都感到呼吸困難,彷彿胸口被人重重壓住。

這種感覺,跟之前碰到阿希達的時候很像。

兩人完全出不了聲。

正如奧林所說,吸血鬼王是和平主義者,不喜歡戰鬥,但認真起來不是開玩笑的。

「所以啊,雖然很遺憾,我只好跟你決鬥了,弟弟。」

 

***

 

決鬥地點是一個小小的山谷,四面全是寸草不生的峭壁。

這裡離博拉瑪很遠,暫時不用擔心邁爾斯追過來。

愛德華有點懷疑自己是失血過多神智不清,才答應決鬥。

梅蒂只要一句話就可以讓他爬上樹學猴子叫,還要比什麼?

佛烈德也看不下去。

「妳找錯對手了吧?要找阿希達報仇的人是我,應該跟我決鬥才對。」

「人家知道呀,但是你已經輸了。」

「什……」

一瞬間,佛烈德全身無法動彈,連話都講不出來了。

舊事又重演了。就跟之前見到阿希達一樣,對方根本不用動手,他就被擊潰了。

他到底可以沒用到什麼程度……

「至於愛德華,你也不用擔心。再怎麼說我可是姊姊,當然要禮讓弟弟。所以呢,前十分鐘我不會用心靈控制,過了十分鐘之後你就要小心了。」

梅蒂嫣然一笑。

「當然啦,前提是我在十分鐘之內無法打倒你。」

結果愛德華撐了九分鐘半,這其中不知挨了多少下,最後被梅蒂的念力壓在地上爬不起來。

而梅蒂始終站在原來的地方,從頭到尾沒有移動。

「夠了!」

佛烈德衝過來擋在愛德華身前。

「妳玩夠了沒?」

梅蒂睜大了眼。

「哇,居然這麼快就能動了?還以為你至少會麻痺一整晚呢。」

「妳把人當猴子耍很有趣嗎?明明只要一句話就可以讓我們兩個乖乖放棄,幹嘛還要整人?」

「哎呀,原來佛烈德喜歡被人用心靈控制強迫支配啊?早說嘛。不愧是狼人,口味真重──」

「不是啦!」佛烈德的腦漿差點噴出來。

梅蒂的藍眼閃閃發光,顯得天真無邪。

「你的痛苦記憶,還有跟復仇的決心雖然沒什麼用處,仍然是屬於你的東西,我為什麼要奪走它?難道你寧可被我洗腦,而不是奮戰而死?」

「……我是說,妳犯不著沒事把貝爾打成這樣!」

「什麼話,難道你以為我是為了好玩才跟愛德華決鬥,藉由折磨他的肉體得到快感嗎?人家才沒那麼變態!佛烈德真差勁,長得這麼可愛,心思卻那麼汙穢,人家真是看錯你了!」

「我、我、我──」

「波登,你還是別再說話了。」

愛德華由衷地同情佛烈德。他向來最擅長嗆人,這回卻被嗆得說不出話來,實在太哀傷了。

梅蒂看到兩人哭笑不得的表情,噗哧一笑。

「我說真的,愛德華是真心誠意想要跟你一起作戰,我如果對他用心靈控制,豈不是侮辱了自己弟弟?」

自己的心智被扭曲,比被殺死還痛苦。這就是鬼王的觀念。

兩人都無話可答。

「其實你們兩個已經表現不錯了,以前還有人被我一擊化成灰呢。所以呢,」

梅蒂溫柔地笑著。

「請放心安息吧。」

正當地獄之門要朝兩人打開的時候,一團奇怪的濁氣從地面升起,擋在他們和梅蒂之間。

濁氣很快地凝結成形,變成一個巨大的物體,似乎是某種魔物,但是在場的吸血鬼和狼人都沒看過這種東西。

扁扁的,光光的腦袋,臉孔的兩端各長著一顆凸出的眼睛,臉的正中央有一個長形的洞,應該是嘴巴。軀幹像是由一團一團的泥巴堆積而成,東倒西歪,上面還滿布著疙瘩。

如果要給這東西取個名字,應該就叫做「傷眼魔」吧。

「呀啊啊啊啊!」

梅蒂發出驚天動地的叫聲,讓愛德華和佛烈德的耳朵受到重度傷害,連山壁都崩了一塊。

「討厭!走開,走開!好噁心啊!呀啊啊!」

聽力敏銳的佛烈德被她的魔音震得頭暈眼花。

「鬼叫什麼?妳本事那麼強,一擊把它打飛不就好了?」

「才不要哩,人家最討厭醜陋的東西了!光看就受不了,誰要去打它?討厭,討厭!人家不玩了啦啊啊啊!」

然後,君臨不死魔族五千年的吸血鬼王,就這麼掩面淚奔了。

而那個傷眼魔(名稱暫訂)轉身面對愛德華和佛烈德。老實說,真的越看越噁心。

愛德華和佛烈德立刻進入備戰狀態。

傷眼魔朝兩人衝了過來,速度奇快無比。

它看都不看愛德華一眼,直接來到佛烈德面前,它的身體瞬間化成旋風,將佛烈德捲了進去,然後升上了高空。

「波登!」

愛德華跳進旋風中心想把佛烈德拉出來,卻被狠狠彈出來。

旋風帶著佛烈德,消失了蹤影。

「波登──!」

 

***

 

「嗚,咳咳!」

佛烈德被旋風帶著飛了很遠,終於順利落地。

他被風颳得頭昏眼花,而且呼吸困難,差點吐出來。

「歡迎你,狼人小弟。」

熟悉的聲音讓佛烈德清醒過來,發現自己位在一座小山丘上。到處都是斷垣殘壁,顯然是某個廢棄的城鎮。

每一根柱子上都點著火把,而高高坐在正中央的牆垣上的人,正是烏珥大學的神話民俗學教授──賽門。醜陋的傷眼魔蹲在他旁邊,像一隻小狗。

賽門之前得到一套古書,記載了許多失傳的古代法術,他藉著翻譯古文字的機會偷學了那些法術,用來挑撥愛德華和吸血鬼奧林。目的就是讓愛德華被其他吸血鬼孤立,不得不跟賽門一起生活。

該怎麼說呢?賽門對愛德華有種……呃,奇妙的執念。

簡單的說,他是個變態跟蹤狂。

「很抱歉,我的僕人太粗魯了。」賽門一彈響指,傷眼魔瞬間消失。

「你知道『使魔』這種東西嗎?只要運用正確的咒語,就能喚醒潛伏在空氣和土地中的怨靈或邪氣,讓它們凝結成形聽命於我。它們可以當我的耳目和手腳,讓我在任何時間地點都可以大顯身手,非常忠實又好用。不過……」

很難得的,賽門俊秀的臉上出現了尷尬的表情。

「那位女王陛下的反應也未免太誇張了吧?使魔雖然外表不好看,有必要叫得那麼驚悚嗎?」

佛烈德沒有興趣跟他討論梅蒂的尖叫能力。

「你又想幹嘛了,賽門?該不會是想用使魔誘拐貝爾,結果抓錯人了吧?」

賽門微笑,他的銀髮在火光照射下,像雪一樣耀眼。

「怎麼可能?我只是想跟你好好談一談而已。如果愛德華在場根本辦不到。」

賽門步下牆垣,走到佛烈德面前。

「我就直說吧,請你離開愛德華。」

「噗哈哈哈哈!」

佛烈德很沒形象地放聲大笑。

「這算什麼?大老婆找小三談判嗎?『妳離我老公遠一點』?賽門教授,你的水準只有這樣?還是你得了妄想症,誤以為貝爾是你的東西?」

「你要是真心為愛德華著想,就不會笑成這樣了,波登先生。尤其是在愛德華差點送命之後。」

佛烈德的笑容消失了。

「身為二代吸血鬼,愛德華以後會面對越來越多的敵人,而且一個比一個強,你根本幫不了他。到目前為止,愛德華已經遇到好幾次生死關頭了,全都是運氣好才撿回一命。你覺得他的運氣可以維持多久?」

「……」

「愛德華明明可以得到更高的成就,就算要達到神明的境界也不是不可能的事,他卻被你和你的仇恨困住,陪你踏上無聊的復仇之旅──」

話沒說完,佛烈德已經一拳朝他臉上揮過去,被一個白色透明的使魔及時擋住。

「你敢說我無聊?」

雖然俊臉差點被打歪,賽門還是很冷靜。

「你家人的遭遇確實很不幸,但你目前為止的所作所為,真的只是在耍笨而已。」

佛烈德無話可答。

他要回答什麼?不要說阿希達了,梅蒂一根手指就可以讓他化成灰。他到底有什麼資格把「復仇」掛在嘴上?

「可憐的愛德華就這樣被你拖著團團轉。雖說吸血鬼可以長生不老,你這樣浪費他的時間也未免太──」

「我可沒有拜託他!是他自己說要找阿希達算帳的!」

這是實話,愛德華對阿希達非常不滿。

但佛烈德也知道,愛德華對阿希達的恨意,並不像自己那麼強烈。

「我知道。因為愛德華很依賴你,需要你的陪伴,所以不管你做什麼傻事他都會參加。但是話說回來了,你可以陪他多久?」

賽門的笑容,溫柔得讓人作嘔。

「狼人的壽命跟一般人差不多,因為變身對身體造成負擔,搞不好還會更短。你放任愛德華依賴你,等到哪天你壽終正寢了,你要他怎麼辦?以愛德華那種死心眼的個性,鐵定會痛苦幾千年。你忍心嗎?」

「說得活像你有多關心他一樣!你自己算一算,你總共陷害他幾次了?」

「我是為他好。」

看到佛烈德冷笑,賽門面不改色。

「只要他認清自己的立場,我自然會誠實相待,努力贏得他的信任,然後他就會明白我是他最好的同伴。但是只要你在他身邊,這一切就永遠不會實現。所以我誠懇地拜託你,離開愛德華吧。」

佛烈德強忍著反胃。

「那對我有什麼好處?」

「你可以實現你的願望──復仇。我手上的兩本古書裡記載了消滅阿希達的方法,只要你答應我的要求,跟愛德華一刀兩斷,我就把方法教給你。」

「你到底以為我多笨?」佛烈德懶得聽他鬼扯,轉身就走。

「你們在找一顆隕石,對不對?」

佛烈德不由自主停住腳步。

「隕石裡藏著唯一能讓阿希達畏懼的人,他的天敵。但是裡面的人不見了,隕石也不見了。」

佛烈德不久前才聽過同樣的話。

幾千年前,二代的羅爾西看到阿希達為了天上掉下的隕石驚慌逃跑。日後羅爾西和他的門徒赫菲里去察看,發現隕石是空心的,裡面的人已經消失了,但是隕石擁有自己的意識,正在呼喚著阿希達。

羅爾西和赫菲里將隕石藏了起來。如果可以找到隕石,或許可以找到阿希達的弱點。

但是隨著兩名吸血鬼先後死亡,隕石的下落也隨之成謎。

「如果我想得沒錯,我應該快要找到隕石的位置了。我還可以教你如何跟隕石溝通,找到你需要的情報。你說,這是不是比你四處挑釁吸血鬼有效多了?」

賽門輕拍著佛烈德的肩膀。

「佛烈德,認清現實吧。狼人跟吸血鬼是不能一起生活的,唯有分開,你跟愛德華才能活得更自在。你應該要恢復狼人應有的模樣,也讓愛德華好好地當一個吸血鬼──」

佛烈德揮開了他的手。

「很抱歉,輪不到你來決定什麼是狼人跟吸血鬼應有的模樣!」

一個只會發花痴跟尖叫的女人,是吸血鬼之王。

他的師父瓦里斯,被各方前輩與後輩尊崇的優秀狼人,一心想加入吸血鬼家庭平靜度日。

無論是人類或魔物都各有各的樣貌,為什麼要任由賽門指手劃腳?

別的不說,賽門自己也沒有做到為人師表應有的態度啊!

「因為狼人的生命有限,沒時間讓你浪費。你要開打就快動手,不然就恕我失陪了。」

賽門聳肩微笑。

「我怎麼會跟你打呢?我是非暴力主義者啊。」

佛烈德懶得吐槽他,冷笑一聲轉身走開。

賽門沒有命令使魔攔阻他,而是開始高聲朗誦一段奇怪的文字。

「狄斯克涅.伊卡.烏罕.納得。狄斯克涅.伊克.卡拉.荷伊.麥.伊卡。」

佛烈德心中一震:慘了,他在下咒!

正打算回頭殺死賽門,卻已經來不及了。

他眼前一黑,倒在地上不省人事。

當他醒來的時候,太陽已經快升到頭頂了。

佛烈德獨自躺在山坡上,四周除了濃密的灌木,什麼都沒有。從山坡上可以看到遠處的村落。

到底發生什麼事了?他為什麼會在這裡?

他努力思索著,腦中卻一片空白。

胸口有點寒冷,提醒他,有一件讓他非常掛心的事。

某個人在找他。

他必須去跟那個人會合,否則會很糟糕。

但是,是誰呢?

他絞盡腦汁,想要憶起那個人,但是越是回想意識就越模糊。彷彿鉛灰色的濃霧塞滿了腦袋,讓他無法思考。

──算了,想不起來就別想了!

狼人性格中最大的優點,就是行事果斷,不會為一點小事糾結。

他站起身來,伸了個大懶腰。身體有點痠痛,該活動筋骨了。

在這世上,佛烈德.波登要做的事只有一件:殺死吸血鬼阿希達,為父母報仇。

在找到阿希達之前,就先殺光這世上的吸血鬼吧!

。」

,
創作者介紹

原力Blog

台灣角川原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