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續上週的番外短篇,本週的《當戀愛成為交易的時候》
特別番外短篇系列將承續前篇的故事內容,並出現令人意想不到的精彩發展!

前情提要:

「──這次,我會成為你的敵人。」

成就戀愛社社長李賢依,意外發現在自己所處的「這個世界」中,除了自己之外,沒人能認知到周俊異的存在,只有暗戀周俊異的張雪仍記得他。透過與周俊異對話,李賢依發現在「原本世界」中的自己似乎發生了某起重大事件,迫使周俊異必須支付「任何人都認知不到自己」的代價使用「戀愛道具」,讓他能在這個世界中生活。無法忍受好友為自己犧牲的李賢依,決心阻止周俊異這樣的舉動──

第四彈是〈羅絲篇〉

人設-羅絲    

身為戀學園的學生會長、擁有毒舌與隱性虐待狂(?)屬性的羅絲,
又將以什麼方式協助李賢依呢?一起來看看本週的連載內容吧!

當戀愛成為交易的時候──羅絲篇

 

身為周俊異的朋友,我是最為清楚他優秀程度的人。

不幸的是……若將這評價從反面看,就是他將成為最恐怖的敵人。

 

為了與他對抗,我找上了羅絲。

羅絲是學校的學生會長。

雖然外觀看起來只是個金髮雙馬尾的小女孩,但她不論是內在還是外表都完美無缺。

即使單論聰明才智,周俊異在她面前也是相形失色。

──這也是我所能想到唯一一個可能勝過周俊異的人。

我推開學生會辦公室的門,走了進去。

羅絲坐在大大的辦公桌前,雙手撐著下巴,臉上帶著饒富興致的笑容看著我。

那股大人物才會散發的光芒及壓迫感,讓我的呼吸不由自主地一滯。

「哎呀,這不是小依嗎,怎麼了?」

羅絲親睨地叫著她為我取的小名,詢問我的來意。

但她的表情和語調,讓我有種她已經看透一切的感覺。

 

豪華過頭的學生會辦公室讓我感到坐立不安,但是在激動心情的驅使下,我還是流暢地將所有事情說給羅絲聽了──

除了我之外,所有人都無法認知到周俊異。

只有我跟張雪擁有關於他的記憶。

這裡並不是真正的世界。

聽完我的敘述後,羅絲點了點頭:

「我明白了,總之你就是個想隨時推倒人的變態,對吧?」

「……妳根本沒聽明白吧?我說的話為什麼會變這樣?」

「要是我在病情變得這麼嚴重前發現就好了……」

「妳一臉痛心是想表達什麼?」

「要是我在與你初見面時把你從十樓推下去,這一切就不會發生了……」

「這方法的確解決了很多問題,但解決的部分是不是也包含我的生命?」

天才大多有奇異的地方,羅絲也不例外。

善於掌握人心的她,喜歡觀看別人窘迫的模樣。

但不同於一般的毒舌和虐待狂角色,羅絲所採取的手法更加特別且高明……該怎麼說呢……她的時機總是抓得很準吧?

她總是能利用情境把你逼迫到下風,接著讓你處於哭笑不得的狀態。

若要找一個最符合她的形容詞,應該就是「高明的虐待狂」。

……這是什麼嶄新過頭的屬性?

「那麼,開始解決問題吧。」

羅絲站起身來,稍微伸了下懶腰。

「什麼?」

「你沒聽清楚嗎?我剛是說:『龜派氣功──』」

「不,妳沒說……話說妳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就知道離開這個世界的方法了?」

「當然──」

羅絲對我露出了一個自信的微笑,那幅表情,給人彷彿她能做到一切的錯覺。

「你不就是因為這樣才來找我的嗎?」

我的嘴角不由自主地勾出微笑。

羅絲學姐,果然非常可靠。

 

 

是誰說羅絲學姐很可靠的?

我真想掐死那個人。

此時的我頂著鋼盔,穿著一身迷彩裝,手中拿著一挺機槍,額頭上的冷汗彷彿瀑布一般淌下。

羅絲坐在高高的椅子上,臉上戴著墨鏡,手中拿著一個大聲公,手臂上別著一個寫著「導演」兩個字的臂章。

究竟為什麼會變這樣呢……

我回想起十分鐘前與羅絲的對話──

「把狀況整理出來後,小依要離開這世界的方法可以說是呼之欲出。」

「怎麼說?」

「你在現實中遭逢了某項慘劇,於是周俊異支付代價,讓你來到了『這個世界』,並擁有另一段較好的人生,對吧?」

「沒錯。」

「就邏輯上來推論,解決目前狀況的方法有兩個:一、讓你在『這個世界』過得淒慘無比,二,讓周俊異支付的代價不足。」

「……如果可以的話,拜託請用方法二。」

「既然他支付的代價是『誰都無法認知到他』,那麼,只要想辦法讓全校建立起對他的認知,他所支付的代價就會不足。」

「怎麼做?」

「首先來拍部電影吧。」

「什麼?」

「電影研究社正在製作電影,藉由這個傳播媒介,我們就能將『周俊異』的形象植入他人心中。」

「電影?要怎麼讓『電影』跟『周俊異』兩者結合在一起──」

「──小依有聽過什麼叫『置入性行銷』嗎?」

「『置入性行銷』?」

「刻意將要推銷的商品出現在片子中,讓商品的曝光率變高,吸引讀者前往購買。若是我們刻意在電影中安排有關『周俊異』的橋段……」

「──這樣觀眾就會對『周俊異』產生印象!」

 

 

……就是這樣。

羅絲做起事來非常迅速。她利用戀愛道具,將我腦中的「周俊異」影像製成相片,接著闖入電影研究社,介入了他們正在進行的拍攝,還強迫我上場一同參與電影演出。

本來我還希望電影研究社的社員們會阻止她的,但羅絲的群眾魅力實在不同凡響,在幾番對話後……

「──羅絲皇上萬歲、萬歲、萬萬歲!」

「眾卿平身。」

「皇上千萬別折煞小的!跪在皇上面前是小的福氣,要是叫小的站起來,這、這叫小的怎活啊!」

……嗯,這已經完全跳脫崇拜的等級了。

羅絲究竟對他們做了什麼?可以讓這群人跪著比站著開心?

 

 

拍攝的準備工作在我胡思亂想間,不知不覺就完成了。身旁的工作人員在無預警的狀況下,突然地就開始了拍攝前的倒數計時。

……看來我現在只能硬著頭皮上了。

隨著一聲「action!」

我們的電影正式開拍。

 

※※※※※※※※

 

【場景三十一‧第一次開拍】

 

轟!轟!轟!

(兩個軍人灰頭土臉地躲在壕溝中。)

李賢依:「可惡……這場戰爭到底要持續到什麼時候?」

戰友A:「要是我們有更好的武器就好了。」

李賢依:「這也沒辦法啊……對了,我有跟你提過嗎?這場戰爭結束後,我就要回老家結婚了。」

戰友A:「喔?想必對方一定是個很優秀的對象吧?有照片嗎?」

李賢依:「有,在這邊。」

戰友A:「──哇!真是令人驚豔!他叫什麼名字?」

李賢依:「……『周俊異』。」

 

※※※※※※※※

 

「卡──────────!」

羅絲大喊,中斷了我們的演出。

她拿起大聲公對我喊道:

「小依,你就不能更含情脈脈一些嗎?」

「……為什麼我非得對一張男人的照片表達情意不可?」

「這是戰爭片,人家既然『攻』過來了──那就要好好『受』啊!」

「是『守』吧?妳是要說『守』吧?」

「冷靜下來後想想……這樣的劇情似乎不太行,廣告效果根本不足……編劇!編劇!」

隨著羅絲的呼喊,一個戴著眼鏡的小女孩跑了過來。

「羅絲大人,什麼事?」

「修改一下劇本,讓『周俊異』更加突出和顯眼!」

「是!」

 

※※※※※※※※

 

【場景三十一‧第二次開拍】

 

轟!轟!轟!

(兩個軍人灰頭土臉地躲在壕溝中。)

李賢依:「可惡……這場戰爭到底要持續到什麼時候?」

戰友A:「現在就是使用新武器打破僵局的時候了,聽說它的威力強大無比。」

(戰友A抱起周俊異的矽膠玩偶,瞄準前方。)

 

※※※※※※※※

 

「卡──────────!」

這次的卡是我喊的!

我指著那個扯到不行的玩偶說道:

「這也太突出了!再怎麼想搞置入性行銷也該有個限度!」

「『周俊異』贊助我們不少錢,這也是沒辦法的事……老實說這部片怎樣都無所謂,重點是要把『周俊異』這個商品呈現出來。」

「把『周俊異』說得像贊助廠商是怎樣?還有玩偶根本就不算是武器吧!」

「相信我,那確實是武器,尤其在夜晚時,威力奇大。」

「夠了!話題開始往奇怪的地方偏差了!」

「既然你這麼反對,那好吧……編劇!編劇!」

「主人,請問您有什麼吩咐?」

「把『周俊異』出現的橋段弄得自然一點。」

「是!」

 

※※※※※※※※

 

【場景三十一‧第三次開拍】

 

(兩個軍人灰頭土臉的躲在壕溝中。)

李賢依:「可惡……這場戰爭有完沒完啊?」

戰友A:「嘖,子彈用完了──」

矽膠玩偶:「給你。」

(周俊異的矽膠玩偶將子彈遞給戰友A。)

 

※※※※※※※※

 

「是很自然沒錯!但這麼自然才是問題所在吧!它是怎麼移動跟說話的?」

「你也會移動跟說話啊。」

「妳一副『這樣就說明完畢』的表情是怎樣?」

「剛剛的劇本感覺是夠自然了,但還缺些吸引人的要素──」

「最缺乏的部分應該是常識吧。」

「編劇!編劇!」

「my master!」

「把現今受歡迎的要素都加進去!」

「是!」

 

※※※※※※※※

 

(兩個軍人灰頭土臉地躲在壕溝中。)

李賢依:「可惡……這場戰爭已經打第四次了,什麼時候才會完結啊。」

戰友A:「放心,一切就快結束了。」

李賢依:「你怎麼知道?」

戰友A:「因為我是從十年後的世界穿越過來的。」

李賢依:「…………穿越?」

戰友A:「是的,其實,我就是十年以後的『周俊異』。」

李賢依:「十年後的……周俊異是吧?」

周俊異:「你、你可別誤會喔,我才不是為了你特地來的,我只是想來這個世界觀光。」

李賢依:「謝謝……」

周俊異:「即使你這樣說,我、我也不會感到開心的(臉紅)。」

李賢依:「………………」

周俊異:「賢依什麼的,最討厭了啦!」

李賢依:「你很好地鼓舞了我的殺意,我覺得現在自己一人就可以把對面殺光。」

周俊異:「沒錯……我們要把對面給殺光,那群臭蟲竟然擅自接近我的賢依哥哥,賢依哥哥明明眼中就只有我一個人……說到這個,我訂購的矽膠玩偶賢依哥哥收到了嗎?雖然它已經被我肢解成十幾塊了──不過這也沒辦法,儘管它是依照我的模樣所做出來的,但我還是不能忍受賢依哥哥注視著我以外的事物,賢依哥哥一定也是這麼想的對吧!所以,我想到一個好方法──」

(周俊異從後方將刀子捅入李賢依身體中。)

李賢依:「!」

周俊異:「這樣……我們就能永遠在一起了。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以上的版本,就是最後播放及散布出去的版本。

後製的部分有將戰友A的臉用CG修改成周俊異的臉。

結果,出乎意料的──

這部片竟然大受歡迎。

──不過是負面上的大受歡迎就是了。

這部片榮登了「最爛影片排行榜」第一名,但銷售量及觀看人數都遠遠超過了最佳影片的第一名。

網友的評價如下──

「爛得好好看。」

「爛到好好笑。」

「爛到我會一看再看。」

「其實仔細看還不錯──────爛得不錯。」

 

 

羅絲在事後刻意操作情報,讓「周俊異」的臉及個人資訊在網路上被瘋狂轉載,在不知不覺間,「周俊異」這三個字廣為人知,甚至有人開始聲稱他看過周俊異本人。

我也莫名其妙地遭到了牽連。

走在路上時,旁邊的人都會對我指指點點。

說些「欸欸,他就是被捅死的那個」、「小倩!看看那個哥哥,以後不要變成那樣喔」之類的鬼話。

「……這世界果然難以理解。」

我坐在某棟建築物的五樓屋頂上望著天空,幽幽地嘆了一口氣。

羅絲拍了拍我的肩膀說道:

「別在意,至少計畫是成功的──讓你在『這個世界』過得淒慘無比。」

「原來妳打從一開始就是在盤算這個主意!」

「也順道讓目的二──『讓大家認知到周俊異』這個目的達成了,不是嗎?」

「是啊……聽說『周俊異』現在與『病嬌』是同義詞了……」

「如果我的想法是正確的,現在應該差不多要產生效果了。」

「……妳說得沒錯,效果很大。」

我的世界開始產生了改變。

湛藍的天空產生了黑色的裂痕,整個校園也充滿了細微的黑線。

──就像是整個世界正在逐漸崩毀似的。

這個事實讓我再一次感受到這裡並不是真正的世界。

若是持續朝著正確的方向努力,這世界遲早會崩解,我也能離開這世界吧?

可是我心底深處一直有著一股不協調感。

──因為周俊異什麼事都沒有做。

宣言要成為我敵人的他,至今為止什麼事都沒做過。

難不成他也有自覺贏不過羅絲?所以才會什麼事都不做?

這不像我認識的他。

清風徐徐吹來,羅絲站在我身邊一會兒後,問道:

「小依,這樣真的好嗎?」

「妳指的是什麼?」

「周俊異為了讓你留在這個世界,犧牲了無數事物,如果將這件事反過來看,可以合理推測在現實世界的你,一定遭遇了什麼不得了的事,甚至可能比死亡還慘。」

「嗯……」

「所以,你在摧毀這個世界的同時,其實也是在摧毀你自己。」

「………………我知道。」

此時,在我面前的一塊藍天就這樣從空中剝落、下墜,並在途中化作無數的閃光粒子逝去。

看著這樣的景象,我突然想到一個問題。

「羅絲學姐,妳為什麼要幫我?」

「嗯?」

「這個世界,建立在我跟周俊異身上,除了我們之外的一切都是假象,如果這世界消失,你們也會跟著消失,那麼妳幫助我,不就是在抹殺自己嗎?」

「就算一切都消失了,我還是我。」

「什麼?」

「我只做自己想做的事,就算我的所做所為會毀滅自己和世界,我還是會毫無顧忌地做著『羅絲想要做的事』。」

羅絲平淡地說著。

雖然這段言論表面上看起來很自私,但感覺很有她的味道,並不會讓人討厭。

可是……若照她話中的邏輯推斷,其實羅絲是想要抹殺自己的?

這還真不像她會有的想法,實在令人難以理解啊……

接著的時間,我與羅絲不再說話,只是靜靜地看著眼前的風景。

過了不知多久後,羅絲再度開口問道:

「小依,現在你眼中的世界變得如何了呢?」

「嗯……布滿了空缺、裂痕和細線,看起來有些醜陋和可怕。」

「是嗎?在我眼中,這個世界還是一切如常。」

「這樣很好啊……這種詭異的景象,只要我看到就好了。」

「你要不要用小刀順著那些黑線劃劃看?說不定能完美地把事物切斷喔。」

「……我沒有直○之魔眼,應該不用嘗試了吧。」

「話又說回來……充滿傷痕的世界嗎?我有時在想,這會不會才是這世界的真正模樣呢?」

「嗯?」

「表面完美無缺的世界,私底下卻隱藏著深深的裂痕,呵呵──」

我本來以為羅絲學姐虐待狂屬性又犯了。

但那一瞬間──或許也算是某種緣分牽引吧?

我看到了羅絲學姐的笑容。

那是個透明無比又帶著淡淡悲傷的笑容,足以抹殺以往所有在我心中的羅絲學姐形象。

在我發覺前,我的問題就已經脫口而出了:

「羅絲學姐……妳是虐待狂嗎?」

「……怎麼現在還問我這個問題?」

「我剛突然有種感覺,妳藉由『虐待狂』這個表皮……好像想偽裝什麼。」

「喔?」

羅絲學姐露出自信的微笑,這是她平常的模樣。呃,剛剛……是我看錯了嗎?

然而與心情相違背,我的嘴巴依然不受控制地繼續說道:

「羅絲學姐,妳真的……有這麼堅強嗎?」

「呵……」

羅絲露出了意味深長的笑容。

她走到我面前,俯身用雙手捧著我的雙頰。

她的雙眼中有的困惑、讚許、悲傷、也有深深的不甘心。

我無法分辨出裡頭究竟有多少種情緒,卻為她那深遂的雙眼所吸引。

我們以極近的距離看著彼此,渡過了彷彿永恆的一剎那後,羅絲緩緩地說道:

「小依,看來我似乎會被你所拯救呢。」

「……什麼?」

「總覺得在現實世界的你曾經幫助過我。」

「……呃,妳在說笑吧?像妳這種等級的人,怎麼可能會是由我來幫助妳?」

「小依,若將這世上分成兩類人,我毫無疑問是屬於『犧牲其他所有人以拯救自己』的類型。」

「…………」

「你跟周俊異則是另一種──也就是『犧牲自己拯救他人』的類型。」

「……我並沒有妳說得那樣偉大,我只是個平凡人。」

「不,這種做法一點都不偉大,周俊異犧牲了自己,讓你來到這個世界,你開心嗎?」

「也對……」

「真正厲害的應該是第三類人,也就是不犧牲任何事情就拯救他人的人。」

「我肯定不是這種人。」

我露出苦笑,同時回憶起那遙遠的過往。

那是鎖在心中,從沒向他人述說過的秘密。

「但無論做法如何,你拯救他人的事實並不會改變。就在剛剛與你的對話中,我確信了一件事──」

羅絲露出一個與外表完全相反,既成熟又嬌俏的笑容說道:

「總有一天,我一定會被你所拯救。」

──我的心臟不受控制地到處亂跳,臉上也不由自主地燥熱了起來。

「嘻嘻……小鹿亂撞了?」

「啊……嗯……」

「小鹿亂撞到小鹿頭斷了?」

「妳這句話讓我感受到莫名的惡意!」

「我才沒那個意思──咦?我的雙手、我的雙手怎麼突然……唔!」

羅絲突然停止了動作,同時她的嘴巴被摀住,雙手也被反折到身後。

看到羅絲身後的人影是誰後,我全身陷入有如凍僵一般的狀態。

直到此時我才驚覺。

一直以來,我都認為周俊異不可能勝過羅絲。

但那是在一般狀況下。

現在的周俊異,除了我誰都無法認知到。

在這樣的條件加持下,羅絲在他面前根本不堪一擊。

「賢依,真沒想到你們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就做到這種地步了。」

「你想對羅絲學姐做什麼?」

「我沒有要對她做什麼,只是想跟你好好說個話。」

「……你想說什麼?」

「不要急著離開這個世界,至少現在不行。」

「為什麼?」

「若你這時回到現實世界,我的一切苦心都會白費。」

「……現實中的我,到底怎麼了?」

「這我不能跟你說。」

「那麼我就不能接受!看著自己的幸福建立在你的犧牲上,我做不到。」

「……好吧,那也只能這麼做了。」

周俊異一甩手,將羅絲推入了我懷中。

接住羅絲的我因為衝擊力道跌坐在地上,趁著這時候,周俊異跳上了屋頂邊緣。

「喂!你做什麼?」

「賢依,你們的做法是對的,若我所支付的代價不足,這個世界無法繼續維持下去,看現在的情況,這世界沒過多久就要崩毀了。」

「既然這樣,你就乖乖認輸──」

「──所以,我只要再追加新的代價就好。」

周俊異抬頭挺胸,對我露出自信的微笑:

「我是『成就戀愛社』的副社長,要是社長不在,就由我來守護大家。」

那一瞬間,我心中似乎感受到他要做些什麼。

但當事情發生時,我根本來不及反應。

 

看著周俊異往身後藍天躺下的身影,我的腦袋瞬間停止了思考。

 

等到我回過神來之後。

這個世界已經恢復了原狀。

沒有空洞、沒有裂痕、沒有黑線。

 

除了永遠少了一個周俊異之外,這個世界一切如常。

 (羅絲篇‧完)

文章標籤

台灣角川原創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